耶穌會刊物《公教文明》 | 公 教 報.Kung Kao Po
用戶登入 | 新登記 | 設為主頁 | 網上訂閱 | 關於 | 天主教教區網頁 |  | | | |
你在此:首頁 > 普世教會版 > 耶穌會刊物《公教文明》 從教宗方濟各的角度看世界

主曆2017年4月30日   復活期第三主日

第3819



耶穌會刊物《公教文明》
從教宗方濟各的角度看世界

刊登日期: 2017.03.17
標籤連結:

《公教文明》總編輯、耶穌會安多尼. 斯帕達羅(Antonio Spadaro)神父表示,這份意大利具參考價值的雜誌正慶祝出版第四千期,並將發行一系列新的版本,包括法語版和英語版。

十字架報國際版(問):正如有意大利報紙最近的描述,《公教文明》如何擔任「教廷寒暑表」這角色?

斯帕達羅神父:這份期刊是寒暑表,因它多年來讓我們看到教廷的全球視野。自一八五○ 年創刊至今, 《公教文明》一直連繫著歷史,連繫著仍未立國的意大利、教會,特別是歷任教宗的歷史。期刊經常反映教會處身當代的感覺。 

問:你視這期刊為關注宗座訓導,還是更關注緊貼歷任教宗的前衛雜誌? 

沒有單一的分隔線。然而,《公教文明》一直與宗座緊密聯繫。當國務院通常審閱我們的校對時,每位教宗跟這份期刊都有不同的關係。教宗廿三世會親自審閱校對本;保祿六世緊貼期刊,每週都要閱讀。就說這是一份獲授權的雜誌,與教廷的思想共融。 

問:這沒有阻止它不時被抨擊…… 

這是期刊特殊身分的一部分。在準備第四千期的出版時,我翻閱了第三千期。那篇社論在今天應該可以寫得更好!那時,教宗保祿六世和教廷同樣被受攻擊。事實上, 這些攻擊是一種榮幸,因為教宗方濟各是通過我們被攻擊。 

問:你會形容這期刊是一本捍衛教宗方濟各的雜誌嗎?

他毋須被捍衛!他是曾經歷困難和張力的強人,尤其在阿根廷獨裁統治之下。最近的張力表明其行動有效,因為它導致了回應。我們不想捍衛教宗,而是跟從他,與他同行。 

問:與屬耶穌會的教宗的關係會有哪些方面的不一樣?

這是額外的責任! 教宗方濟各對《公教文明》非常認識。在教宗當選三個月後,我跟他見面,我意識到他對雜誌的歷史、歷屆的董事們較我更為了解。為他來說,這是一個家族的故事。

他非常關注我們的工作,並對雜誌、或這篇或那篇他欣賞的文章給予很多的回饋。最近他接見我們時, 重申作為一本雜誌,《公教文明》在相當程度上能最好地表達他對世界的看法。

此外, 這是為何他希望雜誌的董事跟他一起去訪問,因為這最能夠從他的視角領悟這世界。我們的角色是精確地去了解、解釋和應用教宗的看法,使他的看法能反映到事實的現實面。 

問:《公教文明》現在有法語、西班牙語、英語和韓語的版本。這是否符合教宗的世界觀? 

多年以來,雜誌都歡迎非意大利語系的作家。這是它全球召叫的一部分,這方面羅伯托.圖奇(Roberto Tucci)神父於一九六零年代擔任主任時已談到過。

然而,跟教宗方濟各一起的事實是,像我們這樣的雜誌要好好回應他教宗職務的國際幅度,就不能只限於拉丁語系。

教宗方濟各在他寫給雜誌第四千期的短訊中,他清楚說明我們需要作為一本「橋樑雜誌」。不同語系的編輯因此顯示出我們作為橋樑的召叫,把所有人連繫起來。

法語版應出版社《Parole & Silence》的要求創刊。西班牙語版有廣大的伊比利亞美洲團隊幫忙,跟英文版本由亞洲的出版社《天亞社》發行一樣。

因此,《公教文明》並非一本純粹被翻譯成不同語言的意大利雜誌,而是一本真正的國際雜誌,以不同的主要語言出版,以便更多的人看到。 

問:跟在多國的現有耶穌會雜誌有沒有存在競爭的風險?

耶穌會在全球各地都有很多的雜誌,彼此各具特色。在法語世界,《公教文明》將會有自己獨有的角色,這跟法國的 《Etudes》或《Christus》;或瑞士的《Choisir》,或加拿大的《Relations》是不同的。《公教文明》並非一個替代品,而是一個額外的選擇。

來源: 《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當日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