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曆 20170611 日 聖三主日 第 3825 期

【社論】漠視弱小 後果堪虞

政府對待最弱勢勞工的方式,值得整個社會關注, 因為這正正是政府將如何對待每一個人的清晰指標。

一個社會如果不去保護這最弱勢的一群,足以損害保護自身的能力。因此,「移民工牧民中心」於五月十日發表的香港外傭住宿水平研究報告,令人關注。

研究發現,有關為外傭提供「合適住宿」的合約指引並不清晰,造成漏洞──僱主把客廳中的沙發椅、曬晾衣服下面的樓面空間、廚櫃、廁所甚或沐浴間,都解釋為適合的住所空間。

另於早前發表的一份報告顯示,就欠薪、足夠食物的供應或外傭中介公司苛索不合法費用等方面並無改善。雖然合約已訂明工作條件,但執行機制薄弱,導致外傭從簽署合約到她們離開僱主的家這段時間都備受剝削。

她們的追索權不大,資源亦有限,故此若有任何閃失甚而遭逢不幸,不但會打破自己飯碗,更可能要離開香港。

但事實上,她們是社會珍貴財產。香港並未發展出在大部份發達國家所普遍推行的照顧兒童和老年人的基礎配套,因此依賴較便宜且「用完即棄」的外勞作為替代品。

外勞的重大貢獻,從政府竭盡全力去尋找新的外傭供應國可見一斑,因為其中一個輸出外傭的主要國家印尼,不再沿用以前的費用價錢去輸出國民。

香港政府奔走多國,包括緬甸、孟加拉去發掘新的外傭供應地,卻徒勞無功,目前正把焦點轉移到柬埔寨。

在倚重她們服務的同時,政府對於支援這些弱勢工人而發展的基礎設施上,卻只投放微乎其微的資源,且對剝削她們的做法視而不見。

雖然外傭有合約,且按常理亦屬僱員身份,但在正式文件上卻被稱為「傭工」;因此,她們工作的地方不能定義為工作場所,當局也無法巡查其工作和居住的環境。

儘管我們很想相信普遍僱主並非壞人,但無可否認,與其說僱主中有害群之馬,倒不如說,良心僱主實在是寥寥可數。

香港的外傭政策自相矛盾, 一方面外傭人數不斷上升,顯示社會對她們有很大的需求;另一方面,雖然合約指引要求提供合適住宿,但其他政策卻導致家庭的居住單位愈來愈細小,根本不能為外傭提供適合的住所空間。

如果一個城市拒絕制定最低生活工資、不願意就標準工時立法, 又把赤貧者困在籠屋和劏房裡,那麼,這個城市正在承受著本身社會結構漸形破敗衰退的風險。

至於教會方面,本地團體亦嘗試身體力行去關心外傭。教區菲籍人士牧民中心關心外傭的身心靈需要,一些教區委員會亦聯同民間維護外傭的權利。事實上,外傭不只是受助者,她們當中不少信徒更是堂區服務的中流砥柱,堂區可多思考如何更好牧養移民工信徒,也讓她們更好活出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