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曆 20170618 日 耶穌聖體聖血節 第 3826 期

【社論】共負責任的教會文化

教會內經常談論聖召短缺,但我們深信天主恩寵滿盈,更相信聖召是來自祂、是出於聖神的感召。所以,我們應該相信現今聖召人數上未有寸進的情況,當中必有聖神的意旨和計劃。

教宗方濟各大力推動的其中一件事,是防止「教權主義」滋生,用意是下放更多權力予教友,讓他們有更大空間參與教會。「教權主義」或導致弄權、特權階級等危機,然而權力集中於神職人員身上,也意味著他們需要肩負更多責任。

但無可否認,「教權主義」這領導方式某程度上會扼殺教友的進取心,或會窒礙新職務與新方式的發展。因此,聖神也許要我們知道,教會此時此刻需要的不只是更多的神父,而是一個更平衡的意念:共同承擔責任和擁抱新想法。然而,當前的文化價值觀根深柢固,眾人思想受左右卻不自知,教友往往或只惰於遵從神父。

上世紀七十年代,日本一些小堂區曾於神父撤離後,仍然蓬勃發展,生氣盎然。當然,大家都不想神父離開,但意想不到的是這些傷痛卻帶來積極效果。而澳洲墨爾本一項有關慕道團的研究顯示,教友團體如果沒有神父專職牧養,反而會運作得更好。這不是因為神父的問題,而是因為教徒不自覺地對教會的一切習以為常。

研究的結論是,分擔責任和領導工作能讓教會增添動力,但要建立這種文化轉移不能一蹴而就,這需要嶄新的思維。澳洲一個名為「坎培拉與墨爾本天主教徒」的關注團體提倡「天主教公民」這概念,以提醒那些「篤信高層權威戒律、阻止任何人提出挑戰」的天主教徒。

不少信徒在教育、衛生或福利等範疇中積極發揮其專業知識與工作經驗,然而他們卻不能成為教會團體內的共同決策者。該澳洲團體的主席沃爾赫斯特(John Warhurst)要指出的,正是這些教徒切實履行公民責任。

該倡議「天主教公民」概念的團體正與司鐸、修會會士及主教合作,構思更好的模式讓信徒參與決策過程。沃爾赫斯特表示,教會不僅僅需要一群具獻身精神的教友,也需要負公民責任的教友。

反思香港,教區以至堂區內不妨反思教友共負責任的文化,讓他們有更大的參與空間,建立一個共同參與及推動的信仰團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