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曆 20120108 日 第 3542 期

 


寫在宜賓祝聖禮之後

刊登日期: 
2012.01.06
作者: 

數年之前,得知有準主教是教廷所任命的,相信中國教友都會感到欣喜,但物換星移,在目睹了中國天主教這幾年的怪現象後,對這種消息的反應已由最初的欣喜漸漸變成了一份擔憂,甚至是一份悲哀。

我們擔憂是因為這類所謂的合法準主教是否能真的在信仰內容和體制上都忠於正統教會;悲哀是因為教廷對他們的任命極可能在往後的日子裡很快地被戲弄......

四川宜賓市愛國會主席羅雪剛神父於十一月三十日接受祝聖為助理主教。在祝聖之前,從網絡上得到消息說,羅準主教的祝聖事先得到教廷的任命。

果然,羅準主教在祝聖消息公布不久,就向他的老同學──被教廷絕罰的樂山教區偽主教雷世銀──發出了參禮的邀請。

正當善良的人們還在希冀這只是禮節性的邀請老同學去觀禮,正常應該不會以主教身分襄禮;教廷發言人也及時表態希望不要有非法主教參禮的時候,雷偽主教卻冠冕堂皇地與萬州教區何澤清主教、寧夏教區李晶主教、榆林教區楊曉亭主教及貴陽教區蕭澤江助理主教同時出現在祝聖禮上。

其實,撇開善良願望的干擾,我們應該料到雷偽主教是必須襄禮的,因為這具有極為重要的政治意義:一位因為自選自聖而遭教廷絕罰的主教,是當局為了堅持自選自聖主教路線而向教廷叫板的過河之卒——只能進而不能退......

關於主教祝聖的合法與非法問題,這幾年來,中國教會已經歷了從敏感到疲勞到麻木的過程,自上世紀八十年代改革開放以來,中國人追求現實利益而忽視精神價值的價值觀日漸濃厚。

在這大環境之下,教會人士也未能倖免......於是一幕幕的鬧劇接二連三地上演。這一系列事件的發生,首惡還是某些神職人員不爭氣,其次是教廷的大不妥政策。新中國成立以來,對教會的迫害就沒有停止過,但對拒絕加入某個組織或擔任某個職務的主流處罰還是讓你失去政治資本,而不是關押甚麼的。拒絕參加中國天主教第八次代表會議與拒絕參加汕頭非法祝聖的李連貴和裴軍民主教就是好例子,他們所招致的懲罰就是被褫奪政協委員及主教團副主席之類的職務......

目前,官方教會的主教大多得到教廷事後的認可或事先的任命了,在教會法律意義上仍是非法的已寥寥無幾,但那些尚未得到教廷認可的主教與已經合法的主教相比,他們的本質有甚麼區別嗎......

在這裡,我們要問一句,甚麼叫與教宗共融?這種共融是不是在祝聖之初得到合法任命之後就永遠有效?也就是說,以上幾位主教原先都得到教廷的承認,算是和教宗共融了,那麼,他們以後隨便作甚麼事情都不會失去與教宗共融的帽子?

在中梵微妙關係之下,大家都心知肚明,這些非法主教轉正的可能性非常大。今天非法,說不定明天就借著政治因素合法了,於是投機心理佔了上風,先把主教給聖了,大不了非法幾年,最終我還是會合法的......

再者,前陣子教廷對樂山與汕頭兩位偽主教的絕罰真的就那麼令人大快人心嗎?平心而論,那兩位偽主教該罰!但中國主教中該受絕罰的就僅此二位嗎?一而再,再而三的主持此類非法祝聖的主教難道責任不比這兩位被祝聖者大?

自選自聖主教潮流如此盛行,教廷就不需要承擔甚麼重要責任嗎?這些年來,人家前腳聖了,你後腳趕緊追認,試看當年非法祝聖的主教現在仍是非法的還有幾位了?如果說他們事後悔改了,慈母教會慈悲為懷的話,那麼何以參加甚至主持眼下的非法祝聖禮的盡是合法主教?

絕罰了兩位之後,當羅準主教事先已獲教廷任命的消息出來後,我們以為此公之心大約還是向著羅馬的,但祝聖禮還沒開始,他就邀請雷偽主教參禮,這一記響亮的耳光,能否最後把羅馬打醒......

不久之前,國家宗教事務局局長王作安接受《鳳凰衛視》專訪時所講的話,明顯傳達了兩個信號,教廷應該重視及明白:第一,不要幼稚地以為中國政府真的有誠意建交......第二,慎重任命主教,寧缺勿濫,別把任命主教弄得政治味太濃......

 

  • 撰文者「牧笛」為中國大陸一位「地下」教會團體的神父。篇幅關係,本文經刪減,全文見天亞社網頁 www.cathnews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