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曆 20170716 日 常年期第十五主日 第 3830 期

【社論】書展話福傳

每年七月是香港書展舉行之期,天主教亦參與這城中盛事,當中不同的教會單位以不同的方式參與,期盼在這個城巿盛事裡,盡基督徒福傳的使命,對教友或教外朋友,發出文字福傳的邀請。試想,多一個人讀一本天主教書籍,或會多添一人回應召叫。

然而綜觀近年的趨勢,香港出版界的困難日益嚴峻,由於不同媒體的興起,網上瀏覽的「閱讀」方式似乎已趨主流,願意閱讀書本的人日漸減少。至於天主教本身,從事文字福傳的人,亦愈發罕見。

雖說聖神以各種化工臨於世上,因此人可以由不同的途徑方式得悉天主的召叫,但是我們也不要忘記,如同古老教父所言,聖言降於世上,其中一個聖體,就是以文字寫成的聖經。我們的信仰,本就由幾千年前的猶太人手中開始紀錄,一代又一代的傳承,凝聚出聖言所在的聖經,再由此而代代相傳,成為每一個基督徒的典範標準。由此看來,把信仰成言成文, 出版書籍,不僅是記一人一地的所思所想,更能是一份傳承。

適逢天主教聖神修院神哲學院的《普及神學教材系列》於本年六月出版完畢,正好說明書籍承上啟下的意義及作用。該系列共四十本,涵蓋天主教神學的四個主要範疇,而按編者所言,編寫工作歷時十一載,內容凝聚香港天主教神學界近三十年的成果,正好是承載、總結了天主教神學工作者在香港的努力與成果,亦期盼能把此碩果留給以後的教友,讓他們得以從文字中深化信仰,傳播福音時更具說服力。

在愈發急速的大都會裡,寫作可說是與城巿主調背道而馳的行徑,因為寫作要靜心沉澱,細心琢琱,一種把心意用字詞具現的慢活行徑,這為多媒體時代,以圖、以短、以奪目取勝的表達模式來說, 文字寫作,不再容易吸引讀者。不過,我們不妨重新演繹保祿那句話,「文字叫人死,神卻叫人活」(格後三6)。今天,只供匆匆瀏覽所用的文字,閱讀太多,只怕會令人的思想趨向僵化死亡;真正有神的文字,既需要寫作者潛心營造,同樣也需要願意細嚼的讀者花時間觀摩欣賞,而也只有這樣的文字,才能讓天主之神活躍於紙上。

古代的基督徒作家奧利振(Origene)曾說過,教友領受聖體時小心翼翼,惟恐基督身體墜落泥塵中,但卻忘記了聖言也是基督本身,在聆聽福音時,任由聖言散落一地。由人所寫作的文字當然不能與聖言相比,但也是每一個基督徒對信仰的深刻反思,累積發揮, 如教友同樣能夠多加珍視,為整個教會團體來說,方是健康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