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曆 20170910 日 常年期廿三主日 第 3838 期

 


八十 · 九十 · 一百

作者: 
陳鴻基
刊登日期: 
2017.09.08

今年是聖類斯中學慶祝慈幼會接辦九十周年之際,又適逢是本校舊同學江克滿神父的八十大壽,更是聖母在葡國花地瑪顯現一百周年紀念,可謂三喜臨門。正如會祖聖若望鮑思高肯定:每一位學生進慈幼會院校,都是聖母特別派遣的;江神父確實是聖類斯中學一朵絢燦的聖召奇葩。聖母選擇了三個小牧童,透露出世界和平、家庭和睦、人的皈依,正正是現代人得到上天的「大數據」:我們更需要返璞歸真、大智若愚、虛懷若谷。

江克滿神父八十壽辰

為慶祝江克滿神父的八十壽辰,我們籌委會議定,準備一個以他的歌曲作品作分享的音樂祈禱會,雖然只有短短數個月的籌備時間,但我們邀請到教區內有心的培聖會、慈幼大家庭協進會和鮑思高舊同學會等,演奏樂團、歌詠團盡量把江神父歷年作品演繹和獻唱。雖說籌備來得迫切,但天主不負有心人,響應和答應者眾。是日七月九日下午於聖安多尼堂座無虛席,每位參與者都會感受到每首歌曲都出自內心,而且蘊藏著一份童真,就是聖奧斯定所形容:每首歌曲都能量化成為三倍的祈禱,而且令這位「壽星」感受到莫大的慰藉和仿如天使般的高興。聞說他在音樂祈禱會後,向所有人侃侃而談, 直至返回家中熟睡。那天實在令他太高興了,因為他享受著天主給他生命靈感的時刻,寓歌曲於祈禱,寓祈禱於歌曲,出神入化。

慈幼會接辦聖類斯九十周年

我們邀請江克滿神父的同時,也誠邀他的好同學莊宗澤神父陪伴。江神父比莊神父大一年,前者是英文部畢業,後者是中文部畢業;我們知道他們相繼進了大嶼山熙篤會神樂院,怕在默觀生活中的他們不慣食人間煙火。怎料兩位高「僧」在會時已心有靈犀, 非常有默契, 那份呈現出來的稚氣,簡直就是兩個老「頑童」,在天主面前坦蕩蕩,開心不已。當莊神父取出竹簫,說是在小學四年級購得的樂器時,只見江神父興奮不已。兩位神態飄然,一個吹得起勁,另一個投入得眉飛色舞。最後在結束時,兩位聖類斯老同學竟然以《鳳陽花鼓》一唱一和,技驚四座。江神父那種含蓄、奔放的情懷,和莊神父那幽默、謙和的表現, 充分表現了五○年代的學生在全人教育的薰陶下,不論是身、心、靈也很有層次感,更在多元化的學問、技能上,造就了他們的品格和氣質,更使他們在自然中學習與主相偕,神樂無窮。

花地瑪聖母顯現一百周年

聖母在葡萄牙花地瑪顯現的信息,叫人不斷皈依,也叫家庭社會團體皈依和整個世界皈依,以達致共融合一、和平和諧的境界。為完成這個善的層次,必須人人都學會如同教宗方濟各所說過的,擁有生活的藝術。音樂與祈禱同源,透過樂章的演繹, 可以融入祈禱,使人頓悟,領會與主交往, 有匯合、有起跌、有意味、有通達,更有情有義。透過這樣的音域,可以化作迴響、昂然、蕩漾、激情。這比作音畫同源,畫中的透視,像霧又像花,有時朦朧、有時浮突; 又像書畫同源,書墨有濃墨、飛白和渲染, 畫中更有高遠、平遠和深遠。江、莊兩位神父經過聖神的薰陶,自然界日月精華洗鍊, 把俗世凡間的名利競逐,昇華成為生命的頌讚、靈性的超越惠及空虛絕望的心靈。

以下是江神父一曲《小毛蟲》,由莊神父填詞: 

「樹椏枝上小毛蟲,肥又懶嬉戲 無掛憂。
飽吃昏沉胃饜足,腦兒滿生幻念; 
度一生甚是悠長,難道祇吃與玩? 
離別那溫室愛護,欲往高處攀。
互相踐踏越頭爬,柔弱輩慘作踏腳梯。
掩蓋天良為競爭,拚命就朝向高就, 
但當登達盡頭時,才悟覺高與幻。
其實都可化作蝶,自作孽相逼擠! 
嘆此生一向真糊塗,悟已往的昏誤迷, 
為達柱峰不用爬,賴翼飛昇去。
冷笑聲此去彼復回,但靠信念支撐住, 
含淚痛苦走下來,前路多虛渺。
樹椏枝上自垂懸,愁悶焦躁內鬥爭。
生態欲變豐盈就要死! 
眼前倍感幻滅。換生命實煩難,
無奈要將絲吐盡,待到黑暗消散後, 便化蝶高天飛。
待到黑暗消散後,便化蝶高天飛。」

聽到音域,化作意境,感慨萬千,趨向無限。

正如莊子云:「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度無涯,殆矣!」

生命真的因江神父而動聽,生命亦因莊神父的描述而言之不盡,人生何止十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更要八十、九十、一百……而不踰矩才是。

•作者陳鴻基神父為聖類斯中學校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