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曆 20180211 日 常年期第六主日 第 3860 期

 


北非殉道熙篤會士獲教廷冊封為真福

刊登日期: 
2018.02.09

(梵蒂岡電台訊)教宗方濟各一月廿六日接見聖座封聖部部長阿馬托樞機(Angelo Amato),授權該部會頒布法令冊封一批聖人及真福,當中包括在阿爾及利亞遭恐怖份子殺害的嚴規熙篤會士。

名單中的新聖人是西班牙修女梅薩(Nazaria Ignazia March Mesa);廿三位新真福包括十九位在阿爾及利亞被仇教者殺害的殉道者,即奧拉諾教區主教克拉弗里(Pierre Claverie)和七位提比里(Tibhirine)嚴規熙篤會士,另外一位羅馬尼亞方濟各會在俗團體的平信徒。此外,教會也增添兩位天主的忠僕。

新聖人梅薩修女一八八九年生於西班牙,其後舉家移民到墨西哥。她把大部份人生獻給愛德事業。修女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受到傳教精神的感動,決定投身於向拉丁美洲不同國家的窮人傳播福音的使命,並成立了教會十字軍傳教女修會。

北非恐怖份子肆虐 殺害隱修士與主教

一九九六年三月廿六至廿七日,阿爾及利亞七位提比里嚴規熙篤會士遭武裝人員綁架。他們是德謝爾熱(Christian de Cherge)、多什爾(Luc Docher)、勒佈雷頓(Christophe Lebreton)、弗勒里(Michel Fleury)、勒馬爾尚(Bruno Lemarchand)、蘭雅爾(Celestin Ringeard),以及法夫爾—米維爾(Paul Favre-Miville)。一個月後,阿爾及利亞一極端組織宣稱對此事負責。經過談判後,恐怖份子同年五月廿一日宣布殺死這批隱修士,外界只找回被斬首的修士頭顱。

這批嚴規熙篤會士死亡的確切情況從未得到徹底澄清,至二○一三年,法國司法機構重新開始調查。遇害的院長德謝爾熱在他的遺囑中寫道:「恐怖主義似乎想要讓所有居住在阿爾及利亞的外國人捲入其中,如果有一天(也可能是今天)我成為恐怖主義的受害者,我想讓我的團體、我的堂區、我的家人記住,我的生命已經獻於天主和這個國家。」

上述提比里團體七名隱修士被殺後七十天,阿爾及利亞奧拉諾主教克拉弗里也遭到殺害。五十八歲的克拉弗里主教與他的穆斯林司機在返回寓所途中遇難。

克拉弗里主教在去世前兩個月的一次彌撒講道中說:「阿爾及利亞悲劇開始後,人們不止一次地問我:『你們在那裡做甚麼?你們怎麼還留在那個國家?拍拍你們鞋子上的塵土,回家吧。』但我們的家在哪裡呢?我們來阿爾及利亞,是為了默西亞的愛,祂僅僅且只是因為愛就被釘在十字架上。一如聖母瑪利亞、若望宗徒,我們也立在十字架底下,十字架上的耶穌在祂門徒的拋棄與眾人的譏笑下死去。難道臨在那有人被拒絕和拋棄的地方,不是每位基督徒的義務嗎?」

新公布的名單中,安塔爾(Veronica Antal)也將被冊封為真福。她是羅馬尼亞方濟各會在俗團體的平信徒,一九三五年十二月七日生於羅馬尼亞北部的尼西波勒斯迪(Nisiporesti),從孩提時代起就開始在家裡度隱居生活。在當時,國家的無神論主義強行關閉了修院,她便投入由聖體聖事滋養、玫瑰經光照的靈修生活中。

一九五八年八月廿四日,安塔爾在玉米田附近遭到一個羅馬尼亞青年的襲擊,在對方強暴未果的情況下,被連刺四十二刀身亡。在那個時候,安塔爾正在讀一九五○年被教宗庇護十二世冊封為聖人的聖女葛萊蒂(Maria Goretti)的傳記。悲劇發生前,安塔爾曾向兩位朋友透露說,她也會像內圖諾的聖女那樣反抗。安塔爾在一頁紙上寫道:「我屬於耶穌,耶穌屬於我。」

另一方面,聖座封聖部的法令還涉及兩位天主的忠僕,一位是格里塔尼(Ambrosio Grittani),他一九○七年生於意大利巴里的切列德坎波(Ceglie del Campo),是聖本篤.若瑟.雷伯(San Benedetto G. Labre)善會創始人;另一位是布雷爾(Anna-Maria Maddalena Delbrel),他一九○四年生於法國米西當(Mussidan),被米蘭總主教馬蒂尼樞機(Carlo Maria Martini)譽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神秘家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