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曆 20130303 日 第 3602 期

 


陳樞機感謝本篤 格外關心中國

作者: 

(綜合天亞社╱本報訊)在陳日君樞機的眼中,二月二十八日辭職的教宗本篤十六世因年事已高而決定請辭,乃「完全符合他的性格」。
這位比教宗小五歲的教區榮休主教說:「我很欣賞他這個行動!無論是教會內、外掌權的人,都應該反省。」
陳樞機於二OO六年三月成為本篤擢陞的首批樞機,他忘不了這位德國裔神學家教宗的知遇之恩和對中國教會的關心。
他二月十三日接受天亞社訪問時表示,擢陞樞機是教宗全權決定的事,由本篤在就任第二年就委任華人為樞機,可見他一心為中國的天主子民做點事情。
一個月後,大陸接連發生兩宗非法主教祝聖事件──四月三十日馬英林神父與五月三日劉新紅神父分別在雲南和安徽接受祝聖。陳樞機憶述,當時恰巧教廷處理中國事務的兩個部門均處於「無人作主」的狀態──萬民福音部部長塞佩樞機(Crescenzio  Sepe)離職,繼任人迪亞斯樞機(Ivan Diaz)未到任;國務卿索達諾樞機(Angelo Sodano)也準備離任。
陳樞機相信,應該是教宗親自監督起草了那份強硬而清晰的聲明,表示知悉兩宗事件之後「感到十分痛心」。樞機說,中方對這份聲明的答覆似乎很軟弱,因此教廷以為不會再有非法祝聖,豈料到了十一月江蘇省徐州教區卻重演了。
鑑於事態嚴重,教宗在O七年一月份召開一個高層會議,動員了萬民福音部和國務院的領導官員、其他幾位教廷官員和華人地區的主教、專家等。在開會前,他已經準備寫信給中國,請與會人員提出意見。
教宗又參考以前教廷設立蘇聯教會委員會的做法,決定設立一個常設小組討論中國教會事務(後稱中國教會事務委員會),每年一度舉行三天會議,會後發表公報。
陳樞機說,教宗本篤如此「重分量地插手」,顯示他非常關心中國。
樞機特別提到教宗在同年五月二十七日聖神降臨節簽署的牧函。「他未曾向任何一個國家寫過信,而且這封信的內容非常好。」在信的尾聲,教宗宣布訂立「為在中國之教會祈禱日」,邀請全世界的基督徒在每年五月二十四日聖母進教之佑瞻禮為中國教會祈禱,他更為這天親撰一篇禱文──《向佘山聖母誦》,這些都是其他國家所未有的待遇,也是教宗特別愛中國的表現。
然而,令陳樞機感到痛心與失望的是,教宗的牧函和委員會「某程度上被浪費了」,因為教廷部門裡「有人以為教宗和委員會的看法行不通,他們選擇了妥協,而且妥協過了底線」。
他表示,牧函出台後,曾引起很多爭論,包括官方中文譯本有不少錯誤,有些人將信中呼籲教會內部寬恕與和好、教會團體可以與政權當局進行民事對話,在不違反教會原則的條件下接受政權當局的認可等,解讀為地上、下團體要馬上合一。
樞機說,他多次寫信向國務院和萬民福音部反映問題、要求他們解釋和改正,卻不得要領。面對各種爭論,教宗沒有即時插手,直到一年後,陳樞機邀請台灣兩位退休主教、兩位神學家重新審閱,證明原來的譯本有誤,並將問題糾正過來;至於合一問題,兩個部門拖了兩年才勉強在教宗牧函《綱要》的註解部分,澄清 「靈性上的修和」必須先於「體制上的合併」,且「不可能一日之間完成」。
以敢言見稱的陳樞機相信,教宗雖然不便公開表態,他的行動卻是一直支持自己。
樞機批評,萬民福音部和國務院的領導官員對中國政府採取妥協的政策,致使教宗牧函頒布了五年多,中國教會的情況完全沒有改善。他說:「其實教宗很可憐,他分權給下面部門後,自己不方便插手,除非到了關鍵時刻。」
二O一O年底,教宗任命了韓大輝總主教為萬民福音部秘書長。
隨著迪亞斯樞機於一一年退休,教宗委任熟悉中國教會事務的斐洛尼總主教(Fernando Filoni)接掌萬民福音部,但陳樞機仍然不敢樂觀,「因為在妥協過了底線的情形下,要扭轉局面實不容易」。
剛過了八十一歲的陳樞機已沒有選舉下任教宗的投票權,但他仍會在御前會議(預料三月份召開)之前,到羅馬與世界各地的樞機們一起開會,就教廷的未來方向出謀獻策。
他強調,無論誰當選下任教宗,「都會關心中國,因為這是教廷優先考慮的事」。他期望,新教宗能推進教廷內部的改造,致力解決目前「各部門唯我獨尊的作風」。
澄清滲透言論
另外,陳樞機二月十九日在台灣撰文,澄清傳媒早前一篇以「陳日君樞機:中共滲透教廷」為題(明報二月十三日)的報導,樞機指出:「這顯然是編輯先生搞的『好事』,在訪問文中我絕沒有說過這樣的話,我說的是:『投機分子已滲透了國內地上教會的領導層』(這是韓大輝總主教及教宗本人也已說過的)。關於教廷萬民傳信部我只指出了這幾年他們過份妥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