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曆 20161120 日 第 3796 期

【愛火燃荊】愛到分離仍是愛

作者: 
譚錦榮
刊登日期: 
2016.11.18

每當你看到一對老夫老妻仍在街上手牽手而行,你或許會對他們的恩愛而滿心羡慕;但「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背後,可能已經歷了不少風雨!他們能夠走到今天實有賴他們對婚姻盟誓的忠貞,亦能在婚姻生活中彼此扶持。為基督徒而言,婚姻生活更包含著主耶穌愛的犧牲, 使他們能從十字架的愛中得到滋養,好能面對一切生活中的挑戰。然而,這份愛的犧牲必然包括為愛對方而甘願放棄自我、成就對方的意願。同時,在日常生活中亦以這份精神培育他們的子女!因此,公教家庭便成為了傳福音的基本細胞,信眾亦藉著生活中的奉獻,光榮天主!當他們一代又一代地傳遞這愛的信息,建立互愛的鏈子,好使人類能在這互通的愛中邁向圓滿。
這是十字架奧跡的勝利;然而,當主耶穌在十字架上犧牲時,祂面對的又是何等的痛苦?在本主日的福音中,路加除記載了人對主耶穌的嘲諷外,他還獨特地記載了那位悔改的右盜。但是,從整個敘述中,路加非常有層次地講論了不同人對主耶穌無辜地被釘的態度。首先,他描述了當時的宗教領袖對主耶穌的反對:「別人,他救了;如果這人是天主的受傅者,被選者,就救他自己罷!」(路廿三35 )在路加的描述中,這些宗教領袖是由始而終反對主耶穌。這是否因主耶穌的言論及行動使他們失去了既有的利益,或是因為主耶穌的教導威脅了他們的權威?在這些宗教領袖的嗤笑後,便是士兵們的戲弄: 「如果你是猶太人的君王,就救你自己罷!」(路廿三37 )最後,主耶穌所受的侮辱已達致頂峰,連祂身邊一同受刑的強盜亦斥罵祂:「你不是默西亞嗎? 救救你自己和我們罷!」(路廿三39 ) 這一切的苦痛必然比主耶穌肉體所受的痛苦更大,這是人性的撕裂!為何人為己益便出賣人性呢?事實上,主耶穌所受的苦並不只是在歷史的當天;今日, 當我們為個人的私利而出賣公義、仁愛時,主耶穌亦同受苦痛! 
在場的群眾好像和那些宗教領袖站在相對的位置,路加很仔細地描述了他們在心態上的改變。當比拉多示意在主耶穌身上找不到至死的罪:「看,我在你們面前審問了他,而你們告他的罪狀,我在這人身上並查不出一條來⋯⋯ 足見他沒有做過應死的事」(路廿三14 — 15 ),且欲釋放主耶穌時,群眾回應說:「釘在十字架上,釘他在十字架上」(路廿三21 )但是,問題在於是否所有的群眾都希望以十字架的刑罰處死耶穌?當主耶穌背著十字架走上苦路時,「有許多人民及婦女跟隨著耶穌, 婦女搥胸痛哭他!」(路廿三27 )他們是否因為主耶穌所受的苦痛而心靈轉變了,或是他們一直忠信地跟隨著祂。然而,路加描述了這些群眾及婦女沒有參與了這件生命的慘事:「所有與耶穌相識的人,和那些由加里肋亞隨侍他的婦女們,遠遠地站著,觀看這些事」(路廿三49 )。他們是冷眼旁觀,與主耶穌劃清界線、或是他們默觀一切事的發生,並開放地明辨天主的計劃?試想想:在生活中發生的不公不義事情時, 我們會冷眼旁觀、視若無睹;或是默觀事件的發生而作出適當的回應?誠然, 這些婦女卻以他們的臨在支持了這些惶恐的門徒:「這些人同一些婦女及耶穌的母親瑪利亞並他的兄弟,都同心合意地專務祈禱」(宗一14 )。
然而,主耶穌在十字架上與兩個凶犯的對話卻是路加獨有的記載:主耶穌在苦架上受到的凌辱而達到底線,連一同被釘在左邊的凶犯也羞辱祂:「你不是默西亞嗎?救救你自己和我們罷!」(路廿三39 )這位凶犯是否希望以如此的譏諷的話,為使主耶穌行一個奇跡嗎?可惜,在他的內心並沒有一點悔過,只是希望從這位受傷已不像人形的耶穌身上,得到一點益處,為求解困! 但是,在旁邊的另一凶犯卻責斥他: 「你既然受同樣的刑罰,連天主你都不怕嗎?」(路廿三40 )他的這句話應驗了早前主耶穌對門徒所說過的:「你們要謹慎!如果你的兄弟犯了罪,你就得規勸他;他如果後悔了,你就得寬恕他」(路十七3)。同時,他亦以自己所犯的罪對比著主耶穌的無辜:「這對我們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我們所受的, 正配我們所行的;但是,這個人從未做過甚麼不正當的事」(路廿三41 )。
這位悔改的凶犯說出了一個真理: 主耶穌的無罪,且向主耶穌宣信:「耶穌,當你來為王時,請你紀念我!」(路廿三42 )這是多麼美麗的情景:在主耶穌受盡譏笑辱罵時、當不少跟隨祂的人離棄主耶穌時、當祂面對肉身的死亡時,這位悔改的凶犯明認祂的主。然而,主耶穌亦愛到最後的一刻:「我實在告訴你:今天你就要與我一同在樂園裡」(路廿三43 )。及後,主耶穌便交付了靈魂!主耶穌為愛而生、為愛而來到這世界;最後,祂愛到分離仍是愛! 主耶穌就是我們的君王、我們的天主! 亞孟!亞肋路亞! 
 
禮儀年結束,本報答謝譚錦榮神父過去三年撰文,分享主日道理。下週開始,本報主日道理由嚴規熙篤會李達修神父撰寫——編者

p.p1 {margin: 0.0px 0.0px 0.0px 0.0px; font: 12.0px 'MSungHK Light'; min-height: 25.0px}
p.p2 {margin: 0.0px 0.0px 0.0px 0.0px; text-align: justify; line-height: 10.1px; font: 10.0px 'MSungHK Light'; color: #2e1e1a}
p.p3 {margin: 0.0px 0.0px 0.0px 0.0px; text-align: justify; text-indent: 20.0px; line-height: 10.1px; font: 10.0px 'MSungHK Light'; color: #2e1e1a}
p.p4 {margin: 0.0px 0.0px 0.0px 0.0px; text-align: justify; text-indent: 20.0px; line-height: 10.1px; font: 10.0px MHeiHK; color: #2e1e1a}
p.p5 {margin: 0.0px 0.0px 0.0px 0.0px; text-align: right; line-height: 8.6px; font: 10.0px MKaiHK; color: #2e1e1a}
span.s1 {font: 12.0px 'MSungHK Light'; color: #000000}
span.s2 {font: 8.5px MHeiHK; color: #b0b0b1}

 
 
 

p.p1 {margin: 0.0px 0.0px 0.0px 0.0px; font: 12.0px 'MSungHK Light'; min-height: 25.0px}
p.p2 {margin: 0.0px 0.0px 0.0px 0.0px; text-align: justify; text-indent: 20.0px; line-height: 10.1px; font: 10.0px 'MSungHK Light'; color: #2e1e1a}
span.s1 {font: 12.0px 'MSungHK Light'; color: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