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曆 20170226 日 常年期第八主日 第 3810 期

 


漢中神父指主教濫權 要求為教區損失退休

刊登日期: 
2017.02.24

( 天亞社訊) 中國陝西省漢中教區二十位教區神父於剛過去的十一月二十二日簽發聯署信, 強烈要求八十五歲的余潤深主教為個人錯誤及導致教區的巨大損失承擔責任而退休。

聯署信指出,余主教對教區管理的錯誤,特別是處理房產問題上給教區造成了重大損失,嚴重挫傷神父的積極性,造成不團結,神父們看不到教會發展的希望。

為了教區安定團結和發展,神父們對於余主教沒有按照民主辦教原則管理教會,要求政府專項巡視調查信中列出的六大問題。

控訴與財務有關

聯署信陳述的六大問題,有三項與財務有關,包括二○一五年在處理漢中教區於武漢的教產時,「不經全體神父同意;不按照教區處理武漢教產的文件規定執行,以遠遠低於舊房買賣市場價、開發性拆遷補償價和政府收購價」出售,造成教區房產流失和經濟的巨大損失。

此外,余主教每年接受從教廷給予的五千美元傳教經費,只有一次交給教區財務;而西安教區從經營賓館的盈餘中給予漢中教區每年資助的二萬元人民幣,多次未報帳。

神父們又指控余主教利用總堂的開發機會「以權謀私」,給他領養的侄孫買下一套住房,價值五十多萬元。

原總堂佔地總面積有十五畝地,但在改造後只佔四畝多,「將近十畝多的土地沒了,主教對此未做任何解釋」。

被指離間神父

聯署信又說,余主教利用接班人的事情,「離間神職人員,製造矛盾」。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教區人員對天亞社說,余主教無中生有,曾「給人說某神父想做助理主教,挑唆其他神父將他認為的神父孤立起來。這樣對多位神父進行傷害」。

另一位消息人士也說, 當局幾年前一直就問余主教要候選人名單,「他今天一個明天又另一個地提名,全都是他祝聖的神父」,令政府也不滿,認為他不想放棄主教職務,並且像小孩子玩遊戲。

他續說,其實已去世的余成悌主教所祝聖的神父在當地影響都很好,但余潤深主教是絕對不會提名這些神父的。

漢中教區公開及地下教會團體於二○○五年藉著為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舉行追思彌撒的契機合一。而原屬地下團體的正權主教余成悌於二○○九年去世。

政府在神父們聯署後一週已知道事件,但最近才在網上引起討論。

另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教會消息人士對天亞社說, 簽不簽名「都是自由的」。在二十七位神父中,有三人因為「看法不一」而沒簽名,另外四位聯繫不上。

其中一位聯署人是梵蒂岡認可的余成信助理主教, 不過這位八十七歲牧者是以神父名義簽署。

消息人士指出,原屬於地下團體的余成信主教因年紀和能力,從來沒有行使過主教職權。教區內的神父和教友都稱他為瑪弟亞神父。

主教否認指控

余潤深主教向天亞社回應有關聯署信,表示教廷每年給予的「零花錢」和西安教區的一間賓館所得的二萬元資助,都「沒這回事」。

至於武漢的教產, 余主教表示神父們同意把教產賣掉,並在漢中再買一些不動產,「大家就此事開過幾次會,只是沒說到要賣多少錢」。

後來教區一個小組去武漢處理事件,把三千多平方米的教產賣了一千四百五十萬,現在還有五十萬沒有收到,有神父就認為「教產可以賣幾千萬, 說賣得價錢太低, 就說是我在做甚麼了」。

至於侄孫買房子之事, 他說「這跟教區沒有任何關係。房子是較便宜一些,那是因為他自己認識人,我也只出了一、兩萬元」。

他指出, 聯署信「只是兩三位想做助理主教的神父弄出來,強迫其他神父簽名,他們互相利用」。

他強調曾跟羅馬提過打算退休,教廷回覆要求他寫正式的申請,「我也馬上寫了,只是現在是春節,人都在忙,我過幾天就會寄出去」。

但他強調,這與聯署信說的內容沒有關係,只是自己也是該退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