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曆 20181028 日 常年期第三十主日 第 3897 期

【社論】世界主教會議和中國青年

自中梵簽署協議以來,至今已有一個多月。各地觀察家對這個含有「牧民」目的的協議反應不一。儘管教會內不少人對此協議發出懷疑之聲,但是梵蒂岡和中國都肯定這協議具開創意義。

教廷應該欣然的是,自從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 首次有兩位來自中國內地的主教,參加了本年十月在羅馬舉行的世界主教會議。雖然郭金才和楊曉亭兩位主教在會議結束之前已返回中國,但是他們出席了首兩週的會議,某程度上代表了中國主教與教宗的共融。然而, 不是太多人談論到這個會議會怎樣影響中國年輕天主教徒的宗教生活。這些年輕人會否有自由跟隨和實踐自己所選擇的信仰? 

除了上述兩位中國主教出席世界主教會議一事之外,教會要擔憂的事情也不少。雖然臨時協議的細節尚未公布,但是協議的內容被指與中國主教的委任有關。因此,倘若有人現時提出超出協議範圍的問題,則言之過早。正如梵蒂岡不斷堅稱,這個協議只是一個開始,為制訂一個與北京領導人溝通的長遠計劃。

中國教會深表關注的事情,其中包括目前仍被扣押的主教和神父的命運,特別是蘇志民主教。蘇主教一九九七年在河北省被捕,如今該是八十六歲。香港主教楊鳴章在接受路透社訪問時慨嘆道:「到底他在獄中、或被秘密藏在某些地方,或已經去世?真的無人知曉。」

再者,來自中國多個省份的報導更是令人不安。在中梵達成協議後不足一個月,湖北省武漢市由十月八至十一日舉辦全省天主教教職人員培訓班,湖北省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官員在培訓班上指責說:「梵蒂岡干擾我們天主教事務的企圖沒有改變。」

即使在兩位中國主教出席世界主教會議的同時,中國境內的宗教緊張狀況卻不斷升溫。社交媒體上的一些網民在對此作出回應時,揭露了中國對協議採取了一種公然自相矛盾的態度。河南省和新疆省的地方政府早前已經禁止十八歲以下的兒童參加教會的宗教儀式,並禁止向未成年人士進行宗教教育。人們擔心這政策將會在全國實施。或許是純粹巧合,將於十月二十八日結束的世界主教會議的主題是「青年、信德與聖召分辨」。

儘管中國政府希望阻擋年輕人接觸宗教教育和活動,教會卻希望能發揮它在社會中導人向善的角色。現在我們不禁問,在中國內地的天主教會,將怎樣回應世界主教會議的提議呢?我們期望是正面的。在此,讓我們特別為中國教會,特別是年輕一代的天主教徒祈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