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曆 20190623 日 基督聖體聖血節 第 3931 期

 


走出黑暗:認出我們是兄弟姊妹

作者: 
蔡惠民

一位猶太拉比問學生:「怎樣可知道黑夜逝去,白晝來臨呢?」學生以為師父問他們如何掌握夜間和日間祈禱時間的分界。有學生答:「當我從遠處便能夠分辨我家的農田和鄰家的農田時,那便是黑夜逝去,白晝來臨的時候。」另一個答:「當我能夠分辨田裡的牲畜,是馬或是牛時,便是黑夜逝去,白晝來臨。」拉比聽後說:「你們都不明白!你們以為能夠分辨出田與田,牛與馬的分別,便是白晝的來臨?其實,分辨往往只會帶來分化,仍在黑暗中。只有當你注視近人的面孔,你認出他就是你的兄弟姊妹或朋友時,那才是白晝的真正來臨。

我們的社會經歷佔中的撕裂後,過去幾年,似乎慢慢在修補。不過,最近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而引發的爭議,又再牽動社會的撕裂。在肯定青年致力守護香港這美好的家時,在肯定遊行人士和平守秩序的同時,我們得正視一種極端的態度:就是非黑即白,不站在同一陣線便不相往來,以致彼此標籤,各不相讓,無法冷靜理性溝通。這種情況,不單發生在政府與市民之間,警隊與遊行人士之間,更出現在社交媒體,通訊群組,朋友親人,甚至教會成員之間。整個社會,無一幸免被歸納在其中一個陣營。

當我們彼此靠近的時候,我憂慮的不是特首是否須要問責下台;我憂慮的不是條例是否要撤回。我憂慮的是甚麼正在撕裂我們;是甚麼使我們無法冷靜理性溝通?我假設特首真的問責下台,條例真的撤回,是否社會的撕裂就可以修補?我相信不會,因為真正撕裂我們的原因,我們並沒有觸及和面對。它仍潛藏在我們的內心,等待一個又一個爆發的機會。因為真正的原因是內在的,是我們每個人對其他人的態度。正如開始時候的故事一樣,除非我們能夠認出彼此都是兄弟姊妹,同屬一個社會大家庭;否則,我們仍在黑夜。

為甚麼認出彼此是兄弟姊妹是如此關鍵?因為承認每一個人都是天主的肖像,是天主的子女,是一切社會正義的基礎,亦是真正和平的保證。這兩個星期,上百萬的香港人以和平理性的方式,表達了他們對公義法治的憂慮。但值得深思的,在完善法律的漏洞之後,我們還要甚麼去化解我們內心的憂慮?如果人與人之間失去信任和尊重,這種憂慮是任何法律條文都無法令人釋懷的。同樣,如果人與人之間缺乏溝通和理解,和平只是一種冷漠的互不相干而已。因此,當教會,特別是很多年青人,參與了這場壯麗的社會運動的時刻。讓我們再次反思我們的使命,角色和目的。

六月十六日的第一篇讀經,保祿勸勉格林多團體「在任何事上,為避免這使人與天主和好的職務受詆毀,不但沒有給任何人跌倒的原因,反而處處表現我們自己有如天主的僕役。」這段經文給我們很多的鼓舞,啟發和力量。

首先,感謝上主感召我們每一個人,讓我們去分擔這人與人,人與天主和好的職務,就是去叫人看見彼此都是兄弟姊妹。雖然我們在社會上有不同的崗位,不同的政治立場,不同的宗教背景,但是,除非在互相尊重,真誠溝通的基礎上,我們無法共同努力,去建構一個正義和平的社會。

第二,要避免這職務受詆毀,或者給任何人跌倒的原因。意思是我們不能一方面履行和好的職務,同時卻帶來家庭,群組,教會甚至社會的撕裂。

第三,人與人,人與天主的和好不是外在的,而是每人內心的轉化,態度的改變,從而發現和欣賞他人與自己不同的優點,體諒和接納對方的缺點。這過程不可能是單方面的,縱使有合理的理由和美好的動機,也不能強加於對方或勉強對方接受。所以,和好的使命,是一條漫長的交談旅程。保祿提醒我們,當彼此的信任和溝通不足時,我們可能會遇上艱難,貧乏,困苦,敲打,監禁,暴亂,污名,但我們仍要堅忍,因為和好是天主的恩寵,我們只是他的合作人。

最後,讓我們在這時刻,特別為那些為著社會和好而備受勞苦,不寢,不食,甚至經歷凌辱,污名,好像是受到懲罰的人祈禱,求主堅強他們,繼續引領他們。

作者蔡惠民神父為香港教區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