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負起道德責任 —回應唐慎思

作者: 
燭照
刊登日期: 
2019.09.20
主曆: 
常年期第廿五主日

每逢香港出現重大政治風波,總有教友撰文批評教會團體和其他教友涉足政治。這類批評的「套路」,可謂十年如一。論者一方面不熟悉教理,同時也混淆一些基本事實。唐慎思的文章正是如此。

所謂的「套路」有四: (一)強調政治太複雜,教友應該謙卑,要再多多研究;(二) 教會團體應該謙虛和開放,容許不同觀點和角度;(三)批評教會團體缺乏福音精神;(四)強調教會不是政治團體,因此教區的委員會也不應該涉足政治。以上論點的威力在於似是而非。

先談第一點。對,政治很複雜,但不代表我們就可以推諉判斷的責任。唐說教會未有足夠的研究,缺乏回應社會議題的基礎。教會內部可能無自己做研究,但學界一直都在研究。要理解香港的政治歷史脈絡,只要肯去圖書館、上上網,就可以讀到相關文獻。教會絕對能夠以這些科學研究為基礎,去制定相關的社會牧民方針。而事實上,唐談到的教區委員會,難道就沒有與學者和民間人士交流嗎? 

說未有基礎,那麼請問何時方才算是有基礎?研究社會是永續的,並無完結的一日。有些人經常說要再研究再研究, 其實就是要「拖」,推卸道德責任。危機已在眼前,我們就要用既有的踏實基礎去回應,同時繼續改進。這是有承擔的真謙卑。我怕唐不是真的認為教會無基礎,而只是不同意教會某些團體的立場和行動而已? 

第二點與第一點類同。有些教友很有趣,當涉及私人倫理問題時,就認為教會要有清晰立場;當談及公共倫理時,就說教會要多角度。教會的存在意義之一,在移風易俗,在教導。我們的教理當中,有非常清晰的社會訓導。訓導之為訓導,就是有清晰的立場。 

至於第三點,唐認為教區宣講的正義和平要「弄清楚真理」、不能「忘記愛、包容、寬恕的價值」,亦當「緊守信仰和福音的核心價值」。這當然正確。問題在於,唐並無舉出實證去指出有那些教會機構忘記了核心價值。愛是要去除罪惡,與惡勢力抗衡。包容不是無所不包的,我們不能說包容罪惡,你不去阻止惡人,反而叫被害者去寬恕,這是假善人之所為。

最後一點,唐似乎不知教區的架構。教區的委員會不完全代表教區。而教區又不完全等同整個教會。可以代表教區的, 是教區主教。正委、勞委、婚委等隸屬教區,但不就是教區。唐一邊講「教區的委員會和刊物」,另一邊又講「教區」如何如何,明顯是混淆了。

看官打開十年前甚至二十年前的《公教報》,應該會找到類似的文章。這亦證明,一些香港教友對教會使命、教理,和架構的理解,毫無進步。實在很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