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曆 20200105 日 主顯節 第 3959 期

罅隙中服侍人

作者: 
凌君慧
刊登日期: 
2020.01.03
主曆: 
主顯節

二○一九年十月某一風雨夜,爸爸睡夢中被雷雨驚醒喊叫:「打到來嚟北角啦 !開槍啦 !」

現在的香港,究竟有幾多人經常失眠、發惡夢、精神緊張、情緒困擾、無辜發怒、無端端哭?「2019香港精神月」籌委會研究工作小組,委託中文大學進行的調查發現,香港人的精神健康指數已經跌至八年新低。十月放假回港, 親身體會社會嚴重撕裂,人人都有立場,跟自己立場不一樣的就是敵人,仇恨氣氛不斷升温,很多人可能未有意識到自己的緊張和不滿情緒日漸累積,在不自覺中已達臨界點,隨時在生活小事上,一句嘲諷的說話、一個蔑視的眼神、一個挑釁的動作,便一觸即發,輕則粗言穢語破口大罵,重則大打出手火爆互毆,感覺被迫至絕境時,甚至選擇輕生。

魔鬼很聰明,操控情緒是他慣用的伎倆,最喜歡挑撥分化:先引誘你發怒,用他人的錯誤去損害你;然後進一步挑釁,惹你衝動犯錯;最後用扭曲的心靈傷害你,讓你仇恨,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一旦仇恨植入心中,把人性的醜惡無情揭露,心中的惡魔就得逞。

在港時與朋友看電影《小丑》,看著主角亞瑟入魔,心情沉重。電影中,亞瑟質問電視主持人:「你有走出去看一看嗎?看看外面這個城市有多糟糕!」亞瑟看到葛咸城的貧富懸殊、結構暴力、體制崩壞、社會撕裂,感到無力;他渴望得到愛,渴望被愛、被關心、被聆聽、被尊重、被重視、被認同,卻換來一次又一次的傷害和羞辱, 感到絕望。他在無力與絕望中,讓仇恨在內心滋長,走頭無路時,被迫反抗,以暴易暴⋯⋯看到這裡,似曾相識的感覺,讓我心痛得抽搐起來。

我想,若果亞瑟在他悲慘的一生中,曾經擁有過愛他的家人,關心他的朋友,尊重他的同事,哪怕只是一個不相干的陌生人給與一點點關懷,他都不會被迫瘋變成小丑。

打敗小丑,要找蝙蝠俠;拯救小丑,我們需要聖德蘭修女。

聖德蘭修女,不是超級英雄,也不是羅賓漢;只是以大愛做小事,在罅隙中服侍人的小女人。 

聖德蘭修女一生致力回應耶穌的召叫,以大愛服侍貧窮中的最貧窮。她和她的修會服侍的窮國中,許多都充斥著專制、腐敗、和不公義。她不同意崩壞的制度,但她清楚自己不是被召叫成為革命英雄,所以她沒有為改革社會走到最前, 反而選擇在沒人看到的嚹隙中,服侍崩壞制度下受苦的人。

在海外傳教多年,無論是曾經服侍過的印度,現在服侍的埃塞俄比亞,或是短期服務過的南蘇丹,都是充斥著貪污腐敗、社會不公、種族仇恨、宗教衝突、和各種政治問題的國度,被壓在社會最底層的貧民,生活艱苦。有人選擇以行動推動社會改革,至於我,一個外國小女人,大事做不了,反而比較能在縫隙中找空間,服侍受壓迫的一群。

在埃塞俄比亞的戈德服侍了一段日子,深深體會被不公社會,壓在最底層的婦女所面對的困境。戈德,是埃塞俄比亞索馬里沙漠上的穆斯林區。在東正教的埃塞俄比亞國度裡,戈德是一個被政府遺棄,被人民遺忘的貧窮地,反正是索馬里外族人,又是穆斯林外教人,政府在當地首要是止暴制亂,其他愛理不理。至於戈德的婦女, 更是貧窮穆斯林社會裡的最底層,少時飽受被切除陰蒂的殘酷割禮之苦,長大後被男權社會踐踏壓迫一生。我們項目的主要服侍對象,就是受逼迫歧視的貧窮婦女及她們的孩子,當中包括被家暴虐待的婦女、被遺棄的單親媽媽、身患惡疾如愛滋病的婦女、出賣身體為養兒的妓女,每一張笑臉背後,都是一個悲慘故事。因著自身的可怕經歷,大部份婦女的精神健康都不理想,或多或少有點情緒病,加上不懂教孩子,表面上看來開開心心,實際上暗湧很大,悲劇隨時延續到下一代。我們項目中就有一個歲半的幼童阿布,身體上佈滿新傷舊患,有被打傷的、被火燒的、被滾水燙傷的。阿布的媽媽不是因憎恨,而故意虐待阿布,只因她自己也是被壓迫的受苦者,有時候精神上抵受不了哭鬧聲,而忍不住毒打阿布;有時候因為家裡沒人,她便把阿布綁起來防走失, 以免發生意外。阿布才一歲半,就如《小丑》中的亞瑟,他不一定記得小時候被虐待的經過,但這些痛苦經驗將會掉進阿布的潛意識,影響他一生。我們可以指責和批判阿布媽媽虐待阿布的惡行;也可以為阿布媽媽等受壓迫的婦女發聲,向政府施壓表達訴求,長遠幫助少數族裔及婦女爭取平權。但更迫切的,更實際的,是透過愛,陪伴眼前的受苦者,聆聽她、關心她、教導她,與她同行。

教宗方濟各說:「在生活中,並非一切事情都能靠正義得到解決⋯⋯惡非常熟悉它的復仇, 如果人們不中斷惡,它就有可能蔓延甚至窒息整個世界。耶穌用「愛的法律」,即天主如何對待我,我也如何回報你的法律,代替了我們所熟悉的以牙還牙的報復法則。」

操控情緒是惡魔慣用的伎倆。情緒可以控制我們的選擇和行動,我們可以成為情緒的主人或奴隸。 我們有時會感到憤怒,特別是面向現時的香港,若果我們讓憤怒控制我們,我們很容易被挑釁而衝動犯錯,以侮辱的說話或行動,進行破壞性的報復,甚至讓仇恨佔領我們的心,把我們人性裡最醜惡的一面,無情地揭露出來。

夏主教在講道說:「我們反對不公義,但連自己都成為了不公義;我們反對邪惡,卻讓自己也變為邪惡的話,這便是最可怕,最可悲的事。」

愛比恨更有力量。在香港動盪不安的時候, 請不要忘記,無論何時何地,都要帶著耶穌的愛。可以的話,在紛爭裡,在罅隙中,服侍受苦的人。

作者為天主教教友傳信會傳教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