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曆 20200628 日 常年期第十三主日 第 3984 期

【社論】從恐懼到自由之旅

人類一直在尋找自由。有指歷史是人類爭奪無上權威的記錄,這並非誇大其辭。可是,這產生一種否定人類擁有自由的權力。曾幾何時, 有權和有力量的人,壓迫弱者和窮人,並被視為常規。人類奴役制度的邪惡,自古以來就存在。諷刺的是,那些所謂文明社會採用了人類歷史中最野蠻粗暴的策略,去征服和鎮壓弱者

今天,殖民、奴隸制度和人口販賣、種族滅絕和種族清洗, 在文明人類的世界裡依然猖獗。這是否因為鎮壓是靈長目動物的固有本能,以致人類輕易地嗤之以鼻?一個出處不詳的格言這樣說:「世上只有兩種人:壓迫者和被壓迫者。當一個人不再是被壓迫者,這個人就擔當壓迫者的角色。」

歷史在我們的時代不斷重複。世界上經濟和政治權力中心決定誰人有否生存的權利,以及若然生存,會如何生存──規定無權力的數十億人想甚麼、說甚麼或做甚麼。雖然這聽起來多麼可笑,但是壓迫從未成功嚇倒人類放棄追求自由、愛與和平的精神。自由的理念已經啟發數以十萬計的人爭取所需,不惜犧牲生命。

香港人在社會行動中所呼喊的口號,顯然源於他們心中的不安甚或恐懼。有評論指政府已在一些人心中傳遞了失去自由的恐懼:自由地思考、相信自己的想法是正確的自由、言論和表達的自由。即使香港政府向市民明確保證,他們會繼續享有現有的自由,但是沒有人對未來很有把握。

宗教自由是教會所關注的事情。雖然差不多兩年前中梵互相釋出善意,就主教委任問題達成了臨時協議,可是,一些報導令人擔心。部份天主教徒並不贊同該臨時協議,而且質疑對梵蒂岡願意與中國對話的立場。

正當臨時協議將於今年九月屆滿之際,近期有關中國內地宗教自由狀況的報導,引證了批評者所擔心和恐懼的事,因為有報導指宗教活動受到限制。

此時此刻香港人或被恐懼支配著──擔心新的法例,可能損害他們數十年來所熟悉的生活方式;而政府害怕人民的自由可能衍生分離主義、顛覆政權和恐怖主義。且看美國方濟會士羅爾(Richard Rohr)的一番話:「如果我們把我們的身份全盤放在我們的唯一國家、社會保障制度、宗教或族群,我們就不能想像另一種思想方式。『在世而不屬於世』是許多基督徒常說的經典名言。然而,今天我們大部分人漸漸在體制內、屬於體制,以及為體制而服務──甚至渾然不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