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曆 20120729 日 第 3571 期

晉牧禮何須政府干預

作者: 

教宗本篤十六世在二O一一年世界和平日說:「和平是良心的工作,向真理和愛開放。」而宗教自由,帶來和平之路。中國大陸的主教祝聖禮及其他宗教事務經常受政府干預,尤其是近年,顯示宗教自由的空間愈來愈小。宗教自由與和平,何時得以實現?

主教祝聖是純粹宗教事務,不是政治或經濟問題,政府或「與天主教教義不相容的機構」無須介入。綜觀台灣、澳門和香港,以至日本、南韓、蒙古、菲律賓和泰國等,晉牧禮都是喜氣洋洋,那有如大陸般威脅重重,聖堂內外緊張,候任或參禮的主教以至神父的自由受監控。

耶穌基督建立教會,命伯多祿為十二宗徒之長,「把天國的鑰匙」交給他(參瑪十六19)。鑰匙是權力的象徵,是耶穌把治理教會的權柄交給伯多祿。教宗是伯多祿繼承人,賦予批准主教任命的權柄,以行使教會的訓導權和主教職。

祝聖禮上,覆手是獨特的授權禮儀,宗徒們藉以傳授從基督得來的責任與權柄。今天,在大陸公開的主教祝聖禮,把合法和非法主教混在一起,使合法共融模糊。自教宗二OO七年向中國發表信函之後,當局先後在廈門、宜賓、南充、湖南(長沙)、上海的合法晉牧禮上,安排非法主教襄禮,甚至覆手。

同樣,信函發表後,在承德、汕頭、樂山、哈爾濱四個非法晉牧禮上,當局強迫或安排合法主教參加,使陷於絕罰者的身份模糊。神聖的祝聖禮受到干預,被弄得似是而非、似非而是。

有勇敢的信徒為保護教會的合一共融,就如獲教宗任命的上海教區馬達欽輔理主教,以擁抱方式避免非法主教的覆手,並在晉牧禮上勇敢宣布不便再擔任愛國會成員,叫人敬佩。縱使他受到困苦,但事件把神父們,以至地上及地下教會團體的關係拉近。

神父及教友的團結亦是保護主教的關鍵。去年邯鄲的祝聖禮,教會冒著被關閘及受官方追究之險,秘密祝聖助理主教,以抵制非法主教前來參加典禮。

不過,教會內另有像哈爾濱的及其他地方的神父,在沒有教宗任命下,仍甘願接受非法祝聖。他們因個人的軟弱或為了自己的利益,使千萬信徒受苦;其實,他們必受到孤立,因為神父及教友會躲避他們,失去牧者團結合一的意義。

在祝聖禮上,教宗的任命狀必須宣讀,以示這位牧者是至一、至聖、至公、從宗徒傳下來受任命者;可惜,在大陸的晉牧禮上,不獲宣讀,反而由所謂的主教團批准書取代。面對這尷尬不規則的窘境,內地信徒只能無奈地說:「沒有辦法,這是大陸教會。」宗教活動何時才可以「正常化」?

這些不幸一次又一次發生,教會深受傷害。教廷已宣布非法主教被禁止施行聖事及管理教區,但依然有人祝聖執事、神父、主教,褻瀆聖事。

教會寄望中梵交談,希望中國政府在經濟和社會進步的同時,能以寬容態度,對待宗教、人權、自由等基本權利,早日與世界接軌。宗教既有空間發展,又可助提升社會道德,有助中國改善其國際間的聲譽。

最後,身處自由社會的教徒,可有反省過宗教自由何其珍貴?可有想過好好保存這份信仰?在邁向信德年這時間,大家應回應教宗的呼籲,向主祈求恩賜和平,共同反思宗教自由與人性尊嚴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