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愛

【明愛】戒賭是口號?!

認識蘇生蘇太(化名)已有一年的時間,這對年輕夫婦結婚近十年,但這十年的經歷,如在催迫他們急速地成長,夫婦笑言心態已步入中年,身心也疲憊, 慨嘆經歷催人老。夫婦各有穩定的工作,丈夫是公司內的明日之星,職位一級一級地向上爬,前途無限。二人育有兩名乖巧的女兒,就在長女出生前,得到家人的協助而成功置業。輔導員明白在外人眼中,蘇生蘇太年紀輕輕便可過著穩定的生活,確是羨煞旁人。但又有誰會想到,因為「賭博」這兩個字,讓這個家庭一直承受著不為外人道的苦澀生活? 

探討蘇生的賭博之路,知道他在大學時代已開始參與足球賭博,因自認有小聰明及喜愛踢足球,深信自己能掌握球隊的戰術,只要精明地作賽前分析便可以增加贏波的機會,更認為經過認真鑽研足球資料後可有八成的贏錢機會。這些錯誤理解以及坊間常出現的假資訊(贏錢貼士),造就了蘇生對贏錢信心的假象,即使是輸錢、欠債時也未有撲熄贏錢的慾望。當太太認清了蘇生確實是有賭博沉溺行為後,即要求丈夫接受戒賭輔導服務。

【明愛】走進親密關係 看見內心不安

「我與另一半鬧交,我們正在冷戰中,我很擔心他真的會與我分手,我應該怎樣做?」阿思(化名),一位20多歲的少女, 致電明愛向晴軒飛越愛情輔導服務尋求協助。她一邊哭泣一邊顫抖地訴說著她與男朋友的關係。她說,這已不是第一次發生衝突,她感到很無助,不知道應如何處理他們的相處問題。

阿思的父母在她小時候便已離婚,父親因外遇而離開,直接放棄阿思的撫養權。母親也因為離婚事情大受打擊,將情緒發洩在阿思身上,曾經將阿思趕出家門。

【明愛】明愛賽馬會「兒」動藝術館

明愛賽馬會「兒」動藝術館是一個結合藝術和讀寫障礙服務的平台,計劃在疫情下於網上提供活動,現在已逐步恢復實體活動,小畫家(Artkid)周正昕一直參與,已有接近一年半的時間,從中亦有所得著。

讀寫障礙之路不易,當初正昕家長因著認同「兒」動藝術館的計劃理念「一起創造一個不以成績定成敗的世界」,讓正昕參與計劃的藝術工作坊「Little Dot Workshop」。學習過程中,家長觀察到正昕能作出不同的藝術嘗試,令她大開眼界,對藝術創作愈來愈有興趣,加上「兒」動藝術館安排了不同的社區合作活動,包括南豐紗廠「編編閒暇」主題活動,由藝術家教授運用三原色創作主題角色,並將 Artkids 的創作糅合藝術家的作品製成玻璃貼作大型公開展示。

同時,計劃又讓 Artkids 將其能力服務社區,例如為餐廳繪製防疫板,希望其畫作能為疫情下的社區帶來一點點的快樂。

【明愛】愛,可以在疫情下持續

「停課」、「網課」、「復課」⋯⋯是這一年的學校生活的寫照,對父母和莘莘學子一點都不會感到陌生。

筆者因為工作關係時常接觸到年青人和父母,他們有著不同的故事,在這多變的疫情下,有甚麼可以令家庭能同心面對從未遇見的挑戰呢? 

在停課期間,一位憂心忡忡的母親向筆者求助,她發現就讀中二的兒子長時間留在房間內機不離手,父母有時看到兒子玩手機時,就會指責兒子,此舉令兒子覺得無自由、不信任,大家爭吵就多了。

每次吵架完,父母很後悔對兒子說出傷害的話,並為此感到痛心。每當父母看見子女長時間玩手機,就很容易認為子女是「網絡成癮」。但事實果真是如此? 

筆者認為沉迷打機的成因有很多,包括個人性格、心理和社會等因素。我們要先從年青人的角度多理解。據筆者的觀察,在疫情下年青人面對不少生活上和學習上的轉變。

【明愛】重拾情緒之力:讓男士重新認識自己

雖然每個人都有情緒,但相信大家也留意到,傳統上男士較少表達自己的情感,有的會說男士本來就沒有情緒,有的會說男士都患有情緒便秘。那為甚麼女士傾向表達,男士傾向隱藏呢?本文將以明愛男士成長中心的小組經驗,藉此更了解男士的世界。 

男士對情緒止步,往往和他在社會上所扮演的角色有關。男士在社會上扮演成功、事業有成、理性及具領導能力等角色。而這個社會上的角色會產生限制情緒表達的特色,例如當他們說要求自己一定要在事業上表現成功的時候,便容易出現以下常見的想法及表現:不能犯錯,不能失敗,不可驚慌等。但有時男士並非想刻意隱藏情緒,而是因角色的限制而學會隱藏情緒。

【明愛】恩翠回顧與展望

恩翠苑是明愛安老服務第一所以合約型式競投所得的院舍,亦是全港第一所合約院舍。本院座落在港島中西區一所重建古建築的一及二樓。自2012起投入服務,合共提供150個宿位,當中包括120個資助宿位及30個非資助宿位。

雖然安老服務一直有營運資助院舍的經驗,不過合約院舍與其他資助院舍最大的分別是每合約期屆滿時須再競投一次。每次都抱著患得患失的心情,幸好至本年11月底本院將完成第二個合約,提供服務共20載。

回望在20年前,第一個合約期內入住本院的院友健康情況都較好,大部份長者仍可處理個人衛生,亦可融入院內的日常生活,除了需關注他們的健康外,院友仍可主動參加不同的社交活動,活動中常看到他們的活躍和笑面。

【明愛】醒覺.放下

綁得愈緊 反抗愈大

初見兆曦(化名)時,她一股腦兒將大女兒吸毒的困擾說出來。她表示女兒十多歲開始吸食氯胺酮(K仔),十年的吸毒生涯令兆曦感到提心吊膽,亦將自己整個人的焦點放在女兒身上。「我驚佢食到失晒控,怕佢被警察拉,仲驚佢食到冇咗條命。每日望住佢幾時返嚟,返嚟後我會搜佢身。」她自言當時的精神陷入歇斯底里狀態中,每天與女兒大吵大駡。女兒在兆曦高強度的監控下亦透不過氣來,在回家前會吸食更多毒品,目的是讓自己在神智不清的狀態下可以無視母親的監控,母女關係長期處於繃緊狀態之中。

梳理感受 覺察互累的影響

透過輔導服務,兆曦盡情傾訴,將多年來抑壓的負面情緒慢慢釋放出來,社工協助她重新檢視自己的成長經歷如何影響她與女兒相處的模式,她醒覺到自己與女兒處在「愈管得佢緊,佢愈要逃走亦愈食得離譜」的惡性循環之中,自己情緒極易受女兒剌激,亦因不停地照顧女兒而失去了自己。

【人物專訪】盧伯榮神父晉鐸15周年 從堂區走到明愛推動愛德工作

刊登日期: 
2021.08.27
主曆: 
常年期第廿二主日

在牛頭角的基督勞工堂,組織教友關懷基層人士,與明愛社工合力支援失業家庭、以至親身協助長者填表申請津貼等,都成為了盧伯榮神父過去五年在該區的牧民工作。晉鐸15周年,盧神父迎向新挑戰,從堂區轉到明愛服務,專注透過愛德工作來傳遞主愛。

盧伯榮神父於2006年8月26日晉鐸時一心想做好堂區牧民工作,可沒有想過會加入明愛,「但天主給了我奇妙的經歷。」盧神父於8月起擔任明愛助理總裁。

在基督勞工堂與明愛緊密合作,改變了盧神父的鐸職軌道。「2018年底,曾任明愛總裁的楊鳴章主教決定讓我進修,那時只知道將來有機會去服務明愛,我樂意接受新挑戰。」

【明愛】傷痛.不相傳

阿心(化名),一位40來歲的媽媽,前來「心命種籽——心靈創傷社區支援計劃」尋求輔導。她說,她無法體諒及擁抱自己的孩子。細聽她的故事,原來當阿心還是小孩的時候,父親因為外遇跟母親終日吵架,但母親不願就此離婚。

然而,母親開始在阿心面前不斷數說父親的不是,同時對她抱有極高的要求及期望,不容許她有一點犯錯,最令阿心難受的是,母親對妹妹卻從沒有相同要求,只因母親希望阿心長大後能夠成為明白她,理解她及照顧她的孩子。

【明愛】面對它 接受它 處理它 放下它

長者面對生命即將終結,病情時好時壞的情況,當事人和家屬每天活在恐懼不安中。寧安服務透過靈性關懷,讓他們在踏上歸程時更彰顯生命的意義。

黃伯加入寧安服務時已得知患上末期癌症,但仍能積極面對病情。最終黃伯接納病情不可逆轉,與廝守多年的女朋友結婚。

今年6月初黃伯因未能進食而入院,疫情下醫院謝絕探訪,黃太非常擔憂黃伯的病情。寧安服務職員聯絡醫務社工,協助向病房申請讓親友探望丈夫。最終爭取到以視像的方式讓他們見面,讓黃伯在單獨徬徨中得到心靈安慰。

老來不離不棄的愛

黃太在職員陪伴下,透過四道人生的理念與黃伯一同回首過去,以毅力及勇氣抗病的經歷,讓黃伯肯定自己的生命意義,放下許多心中的不忿和遺憾。他們二人亦互相感謝對方在生命最困難時的陪伴和支持,讓他們感到生命可貴,更體會珍惜現在的時間;黃太更感激黃伯不離不棄的愛護,更給她一個正式名分——黃太太。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