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義筆容辭】發展的意義

近日北京、東北三省和部份其他中國大陸地區紛紛發出停電和限電警示,除了關注這對中國經濟發展的意義,我們也不得不細想這對中國社會和個人有甚麼影響。盲目的經濟發展和吹噓經濟有多強大,這為我們基督徒來說,更具有甚麼意義。

不論有多少官方數據來說明經濟發展有多強大,製造各種言論對歐美多麼冷嘲熱諷,面對目前明顯是電力不足的情況,中國政府應如何應對,除了經濟學者和財經分析專家的意見,我們作為天主的子女,又應如何看待這樣的情況? 

【倫到理講】家傭.家容

我有一個親戚,她已年過80,卻未正式退下職場,並經常參與義工服務。近年她僱用了菲律賓籍的家庭女傭,無論工作、購物、覆診、祈禱等,幾乎每一個生活細節二人都會在一起,女傭甚至形容僱主為「我的寶貝」,可見關係非常親近。最近我跟她倆傾談,從言語表情之間,留意到這位菲籍朋友的不安和壓力。疫情期間,由於出入境的限制,除了有些家庭很難找到傭人外,也使已受僱的傭人難以回家探親。

這些從海外前來工作的朋友們,為了使自己的家庭過更好的生活,他們選擇離開親人,來到我們家裡服務。此時此地,相對我們,他們更需要時間和空間,以適應在新常態下生活。一方面,他們擔心家鄉的情況,除了親人的物資和身體狀況外,也許會為未能陪伴親人而感到內疚;另一方面,長時間逗留在僱主家中,會增加日常工作和生活上的磨擦。事實上,家庭傭工的工作,是日常做家務、照顧長者小孩等,他們的投入和委身,相當於我們家庭裡的一分子。

【明愛】戒賭是口號?!

認識蘇生蘇太(化名)已有一年的時間,這對年輕夫婦結婚近十年,但這十年的經歷,如在催迫他們急速地成長,夫婦笑言心態已步入中年,身心也疲憊, 慨嘆經歷催人老。夫婦各有穩定的工作,丈夫是公司內的明日之星,職位一級一級地向上爬,前途無限。二人育有兩名乖巧的女兒,就在長女出生前,得到家人的協助而成功置業。輔導員明白在外人眼中,蘇生蘇太年紀輕輕便可過著穩定的生活,確是羨煞旁人。但又有誰會想到,因為「賭博」這兩個字,讓這個家庭一直承受著不為外人道的苦澀生活? 

探討蘇生的賭博之路,知道他在大學時代已開始參與足球賭博,因自認有小聰明及喜愛踢足球,深信自己能掌握球隊的戰術,只要精明地作賽前分析便可以增加贏波的機會,更認為經過認真鑽研足球資料後可有八成的贏錢機會。這些錯誤理解以及坊間常出現的假資訊(贏錢貼士),造就了蘇生對贏錢信心的假象,即使是輸錢、欠債時也未有撲熄贏錢的慾望。當太太認清了蘇生確實是有賭博沉溺行為後,即要求丈夫接受戒賭輔導服務。

【這1代人】以音樂牧養青少年?

在資訊科技流通及音樂教育普及下,令大多年輕人對音樂有一定認知。我相信好的音樂可以把我們一眾青年人帶回天主身邊。

筆者在2014年前極少參與彌撒,與當年在朋友邀請下,在聖德肋撒堂參與了2014年的聖家節早上8時半的英文彌撒。與其他英文彌撒不一樣的是,歌詠團會選用民歌作彌撒歌曲,再配以結他,小提琴,長笛等不同樂器,令我對彌撒歌曲沉悶,死板的印象一掃而消,開始令我重回彌撒。

以音樂邀請青年人

要讓年輕人了解教會是不容易的事情。祈禱會,彌撒對年輕人來說較為沉悶乏味。時下年輕人有很多娛樂或活動,例如補習、遊戲機、社交網絡等,再加上沉重的學習壓力下,令他們無暇亦不願意參與教會活動, 從而選擇其他有趣的活動。

教區需了解年輕人的喜好,從而設計令他們感興趣的活動。近年香港男團開始崛起,凝聚不少香港人,更引起一股追星熱潮,令我萌起以音樂凝聚青年的想法,這亦是公教音樂團體 Emmanuel 的成立契機。

【義筆容辭】非不能也 實不為之

在研究及制定「劏房」租務管制的法案過程中,除了沒有作出廣泛的公眾諮詢外、過去由政府委任的研究工作小組亦沒有租戶代表,令租管立法的程序缺乏基層市民聲音。無論是工作小組以至成立法案委員會,都未有就設立起始租金提出建議及修訂;而局方回應指,現時未有全面掌握「劏房」租金資訊,加上每間「劏房」的特徵各有不同,在短期內設立起始租金並不可行。 

然而,現時法案仍有不少漏洞未被修訂,尤其在欠缺起始租金的情況下,難以保障租戶權益,本會憂慮在租管未正式生效前的「空窗期」,部份業主有可能大幅加租甚或乎中止租約,迫使毫無議價能力的租戶簽訂租金高昂的新約,以抗衡續租時的加租限制。 

【這1代人】赤手空拳移民?

筆者的一位教友朋友和太太( 兩人均是教友),將赤手空拳移民到外國,因此筆者在稍早的餞行聚會訪問了一下這位朋友。

甚麼時候有移民的想法? 

朋友道出是在五年前的波蘭世青後。當年在經歷世青這個國際盛事後,朋友便萌生到外國嘗試工作和居住的想法。朋友希望趁著年輕時,離開這個石屎森林到外國闖一闖,嘗試一下新環境。這幾年間,朋友搜羅了不同的資訊,也有身體力行去考 IELTS(國際英語水平測試),但一直未能將這個出走的計劃實行。

甚麽時候決定要實行移民? 

朋友一開始並不打算移民,當初不過是想跳出舒適圈,嘗試一下全新的環境和文化。真正打算把出走計劃變成移民計劃,是在意識到香港教育界的變化。

【明愛】走進親密關係 看見內心不安

「我與另一半鬧交,我們正在冷戰中,我很擔心他真的會與我分手,我應該怎樣做?」阿思(化名),一位20多歲的少女, 致電明愛向晴軒飛越愛情輔導服務尋求協助。她一邊哭泣一邊顫抖地訴說著她與男朋友的關係。她說,這已不是第一次發生衝突,她感到很無助,不知道應如何處理他們的相處問題。

阿思的父母在她小時候便已離婚,父親因外遇而離開,直接放棄阿思的撫養權。母親也因為離婚事情大受打擊,將情緒發洩在阿思身上,曾經將阿思趕出家門。

【工道 ‧ 自在】前線清潔工友迎戰垃圾徵費!?

從2018年開始討論的垃圾徵費法例《廢物處置(都市固體廢物收費)(修訂)條例草案》,政府終於在今年8月26日交由立法會二讀三讀,在立會中得到近乎全票通過。該法例將會有18個月的準備期,即在年半後開始執行。條例要求市民統一只可以使用指定收費的垃圾袋處理家居垃圾,每公升0.11元,至於大型垃圾按每件11元計算,或會變成現場收費的方式處理垃圾。

觀察小市民的生活狀態而言,為了面對垃圾徵費,最直接的選擇應是進一步學習適應家居廢物分類回收才是應對之方。環保處在社區中開設的「綠在區區」回收服務,接收約8種主要的家居回收物品,如廢紙、金屬、塑膠、玻璃樽、四電一腦、小型電器、慳電膽及光管、充電池等,也就是開始教育市民分類的知識及鼓勵市民開始適應定居廢物的分類。

【義筆容辭】聆聽阿富汗婦女的聲音

教宗方濟各在最新一份社會通諭《眾位弟兄》指出,「世界各地的社會結構仍未能清楚反映一個事實:男與女享有同樣的尊嚴和權利。人們侃侃而談男女平等,但是所作的決策和現實則大相逕庭。事實上,那些遭受排斥、虐待和暴力的婦女的處境更是雪上加霜,因為多次她們的能力不足維護自己的權益。」(23號) 

在阿富汗,塔利班重奪政權令婦女面臨不可知的命運。

塔利班曾於1996年至2001年在阿富汗掌政,以嚴刑峻法統治人民,對婦女尤其嚴厲,不但禁止女性工作,10歲以上的女孩也不能上學。女性外出時必須要有男性親屬陪同,並穿上遮蓋臉部和全身的罩袍。違反規定的婦女,會被塔利班宗教警察公開羞辱及毆打。

當地女性在塔利班倒台後,雖然仍不時面對歧視和騷擾,但爭取性別平等已取得相當進展,例如議會中的女性議員比例與美國相約,所有學童中有4成是女性,性別平等被列入阿富汗憲法中。

【這1代人】迷失的身份

大部份堂區青年欠缺了身份的認同,他們感受不到堂區的接納,感受不到有人信任他們,對於教會、神父和年長教友失望,慢慢地也對堂區失去了歸屬感! 

點解?反醒一下堂區真的有空間給青年人嗎?有人關心他們嗎?有人信任青年人是可以嗎?你願意給他們發揮機會嗎?青年是教會的未來,但我們做了怎麽培育給青年呢?主教、神長、會長你們聆聽到青年的呼聲嗎?他們的需要嗎? 

教會時常說要聆聽青年,但聽完又如何呢?教會有沒有具體的建議行動,怎樣去回應青年的需要呢! 

經歷社會事件後,很多人認為青年是製造麻煩的一群,認為他們不滿意就只有反對破壞,但就沒有人理解他們有這樣行為背後的動機。教會常常說與青年同行,但其實有多少人真是與青年同行?又有多少個真正站在青年角度去想?口口聲聲叫青年舉辦活動,但其實又要跟著「你」意思去做,那麼是真正放手嗎?當產生不信任時、就會有很多制肘,連活動的一字一句都要向「你」匯報,「你」還覺得青年仍會在教會服務嗎?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