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生活

【聖雅各伯之路】談談聖路的兩部影片

作者: 
方文
出版日期: 
Sunday, September 19, 2021
主曆: 
常年期第廿五主日

走西班牙聖雅各伯之路,都會被路上風景所吸引。且不談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下外遊的不便,即使為下了決心起行的人來說,要籌謀十多天外遊時間,事前又要做好行程等規劃,可不是一時三刻便可以出發的。

【宗影】危樓深淵 Sinkhole, 2021

作者: 
曾穎嫺
出版日期: 
Sunday, September 19, 2021
主曆: 
常年期第廿五主日

人人都要上車買樓,為了賺錢買樓,究竟得到甚麼?犧牲多少? 韓國電影《危樓深淵》,藉著一次離奇的大廈崩塌災難,窺探在災難前的人性展現;並對人為了追求身外物,而忽略身邊最重要的,作出辛辣的諷刺…… 

【吾愛讀書】絕望中帶來希望與平安〔作者︰陳婉君〕

作者: 
陳婉君
出版日期: 
Sunday, September 19, 2021
主曆: 
常年期第廿五主日

「現在常常聽到『我們家有癌症患者』,彷彿家中一人確診患上癌症,整個家庭都同時患病。當家庭被癌症打擊時, 一個在輔導常見的困境,就是即使至親也無法坦誠地與病者溝通,反之亦然。有人甚至稱此為可怕的『保持緘默的共謀』。」

【宗藝 ART WHERE】殉道者的鮮血點燃我心火

作者: 
雀仔 Terry Leung
出版日期: 
Sunday, September 19, 2021
主曆: 
常年期第廿五主日

官員問:「你是天主教徒嗎?」聖人答:「是,我是天主教徒。」為此,韓國主保聖人聖金大建神父犧牲了自己的生命,被政權斬首示眾,當時他只有26歲。

聖人以他的生命燃起後世信徒的心火,即使政權如何壓迫,信仰的火光仍是會保存下去。 


  • 雀仔 Terry Leung 全職青年牧民幹事,2012年創作「耶穌與梁文」。

 

【小宇宙】含淚播種含笑收成〔作者︰鄧小宇〕

作者: 
鄧小宇
出版日期: 
Sunday, September 19, 2021
主曆: 
常年期第廿五主日

從小聽父親說他母親,可惜我們始終都沒見過祖母。父親在解放前隨他工作的機構從大陸撤退到香港,之後30年再沒收到貴州家人音訊,要到國內改革開放後才重新聯絡上,方得悉祖母早已去世。

從父親口中知道祖母小時候父母雙亡,在一間修女辦的孤兒院長大,因而成為一個虔誠天主教徒,後來三個兒子亦跟隨她的信仰,我二伯考入上海法國天主教會辦的震旦大學讀醫科,三伯、我的堂兄最近告訴我,他記得小時候政府仍未禁止宗教活動那段日子,每星期日必然帶同一家大小望彌撒。

【聖雅各伯之路】歐洲青年朝聖

作者: 
方文
出版日期: 
Sunday, September 12, 2021
主曆: 
常年期第廿四主日

走聖雅各伯之路,總讓人有一種充滿活力的感覺。一則,不少人希望行夠一百公里,能取得朝聖證書,起步時人人都意志高昂,盡顯一把衝勁。再者,路上總會碰到不少青年,笑聲歌聲輕談聲,自自然然便為朝聖路段帶出那股年輕的氣息。

從近期完成雅各伯之路朝聖的教友口中得知,原來8月初在西班牙的聖地牙哥,便有著一個別具深意的儀式,由當地教會祝福和派遣100多位歐洲青年,出任2022年歐洲青年朝聖活動(European Youth Pilgrimage)的義工。

【宗影】一家人大戰機械人 The Mitchells vs the Machines, 2021

作者: 
王慧慈
出版日期: 
Sunday, September 12, 2021
主曆: 
常年期第廿四主日

凱蒂喜歡動畫創作,渴望得到父親認同,可惜對方並不欣賞,兩人關係日漸轉差。凱蒂得償所願,獲心儀的電影學院取錄,渴望早日離家;另一方面,父親為了修補跟女兒的關係,決定駕車送她到大學,希望藉此重拾昔日闔家自駕遊的樂趣,途中竟遇上智能電腦叛變,人類陷入滅族危機。凱蒂一家人必須同心合力對抗... 

【吾愛讀書】履行公義,為窮人服務〔作者︰陳婉君〕

作者: 
陳婉君
出版日期: 
Sunday, September 12, 2021
主曆: 
常年期第廿四主日

「祂居於我們的內心深處。我們最深的事實的一部分──在我們內, 在我們身旁,是我們心中的寶藏。所以,我們可以同耶穌心連心,坦誠對話:我們可以聆聽對方,感受對方。求賜我恩寵,使我的感官和意識像祢,心跳同祢的一樣。」

【小宇宙】Fr. Coghlan 都曾經年輕過 〔作者︰鄧小宇〕

作者: 
鄧小宇
出版日期: 
Sunday, September 12, 2021
主曆: 
常年期第廿四主日

收到一個中學同學群組 Whatsapp 得悉母校九龍華仁前校長 Fr. Sean Coghlan 於9月2日病逝於聖保祿醫院,終年87歲。

我就學年代天主教會辦的中小學,都有大量外國派來的神父修女任教,九華也不例外,除了一兩個中國籍神父,都是來自愛爾蘭的耶穌會,他們都不算老,但在一個十多歲少年眼中真的一把年紀了,到我升中四那年終於來了個年輕的神父 Fr. Coghlan,絕對是神父群的生力軍。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