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學生活

【神學生·活】「天主的塗鴉」

刊登日期: 
2022.01.14
主曆: 
常年期第二主日

彩色鉛筆與畫紙磨擦的聲音雖然輕微,卻讓父女倆不絕的笑聲充滿這個家。記得女兒還在小學階段,她總喜歡和我一起繪畫,當然那只是塗鴉性質,志在享受繪畫過程的樂趣而已;相等於我陪伴她在公園裡盪鞦韆、吹肥皂泡之類的親子活動,之後的所謂作品也不知丟哪裡去了。

有一次,因為好想認真的為女兒繪畫一幅人像(如圖),作為印證她成長的美好回憶,於是就把畫作不斷反覆修改,花了很多時間,希望能做到盡善盡美。但我忽發奇想,那幅畫如果是懂思想的,一定會好討厭我,不明白我為何要翻來覆去不斷修改,好像總是和它對著幹,不願放過它般。

除了這些嬉笑玩樂的時刻,女兒也喜歡和我談論歷史、聖經等嚴肅的課題。當我們分享到舊約有關亞巴郎的故事時,她對於亞巴郎的遭遇大感不解,提出疑問:「既然大能的天主是全知的,為甚麼還要通過獻子這種殘忍的考驗,才能肯定亞巴郎的信德呢,難道天主也不了解人嗎?」

作者: 
林偉基

【神學生·活】還未是眾家之家

刊登日期: 
2021.12.24
主曆: 
聖家節

某信仰小團體裡的一位成員,是專業人士,在傾談中,談到在堂區內用自己的專業幫助堂區內的事工。由於知道他是造詣甚深,深慶堂區得人,但他說不易為。原來,不易為不在於事工本身,他的幫助深受歡迎;不易為是不斷有人來問:你收了堂區幾錢?你這行不是很忙,你沒生意嗎? 

教友不收分文來參與堂區工作,用了三年時間,類似的說話才漸漸平息。因著時間,其他人大概慣了他的存在,就再沒有疑問了。

旁觀多年,在我眼中,不少堂區仍然走不出「村落」的模式,離「眾家之家」這個理想,還有很遠的一段距離。

甚麼是「村落」模式?就是把堂區視為一條鄉村,村民都是熟人,做事已經有一套年復年的方法,每年春秋二祭,做事要行禮如儀。村內講究的是論資排輩,年紀大的就是有道理那一位。同時,身分也是關鍵,誰是村長,誰就有話語權。一條村,最重要是和氣,不要爭執,同時有陌生人出現,就會異常顯眼,總覺得對方不懷好意,除非對方安安份份地住在村上好一段日子,成為一份子,不然,總覺得礙眼。

作者: 
丘建峰

【神學生·活】移民不移民?

刊登日期: 
2021.12.17
主曆: 
將臨期第四主日

香港變了樣?我們一向習以為常的生活方式,以為是理所當然的權利,如今已面目全非,網上有句話:「一上街,就是鬧事;一揭露,就是造謠;一理論,就是誹謗;一提議, 就是煽動;一批評,就是顛覆」。在過去一年多,香港變得很陌生,令人對前景感到迷茫、擔憂。不過,如《雙城記》所述「那是一個最好的時代,那是一個最壞的時代」,因為香港的大多數仍有善良的一面,並不被這崩壞的制度所壓倒,社會就算經歷多少荒誕怪異,香港精神仍能延續下去。香港精神是打不死的,我們適應力強,敢於創新,香港這顆明珠仍照亮每個人內心,為世人所認識、讚許。

作者: 
柏杜雅

【神學生·活】請青年團體吃頓飯

刊登日期: 
2021.11.26
主曆: 
將臨期第一主日

如果你的家居較寬敞,容得下十個人聚會吃飯,而你知道,下個月某一兩個星期六晚上,自己有空。又或者,細心找一間可以一桌人聊聊天的餐廳,而你又願意付鈔請客。那麼,你可有想過,邀請自己堂區的青年團體到自己家吃頓飯,又或約他們在外用餐,聚一聚,或許能夠聽聽少年心底話,又或許能夠分享你想告訴年青人的話? 

堂區更新的第一個要點,就是不要被建築物所限,因此,堂區團體在哪,哪裡就是堂區,而一位教友邀請一個堂區團體共晉晚飯,就是堂區團體的具體臨現了:你的家,一間餐廳,只是我們在,堂區團體就在這裡。

為甚麼要邀約年青人呢?因為堂區更新強調要關顧貧困者,而在今天社會裡,除了經濟上的弱勢者,還有心靈上的弱勢者,他們往往就是新一代的年青人。社會急速改變,成人尚且覺得前路不容易看得通,何況年青人?如果年青教友的家庭在社會變遷中發生問題,年青人就會更無助,所以,他們就是我們要關顧的對象了。

作者: 
丘建峰

【神學生·活】聖言的力量

刊登日期: 
2021.11.19
主曆: 
耶穌基督普世君王節

最近公司因人事變動,工作上可能有新的安排。對於這事我有點憂慮,整天思前想後,夜晚輾轉難眠。突然間腦海中閃過一本書,它是天主默感,並由人寫成,交由教會保管及詮釋的書。 這是我第一次深夜挑燈翻看「聖經」,隨意的打開其中一頁,看看天主父可否給我啟示。

奇妙的一刻發生了,我竟翻開了一段有關「天主的審判」。經上記載:萬軍的上主,以色列的大能者說:「哎!我必向我的敵人雪恨,我必向我的仇人復仇。我必向你伸出我的手,用爐火煉盡你的渣滓,除去你所有的鉛錫。我要使你的民長復興如初;使你的參謀恢復如初;以後你將被稱為正義的城市,忠貞的城邑。」(依一24 - 26)這是主前八世紀南北國分裂,依撒意亞先知勸勉以民改惡從善,以忠誠依恃的心歸向唯一的救主,上主必拯救他們。

作者: 
劉淑愉

【神學生·活】青年有橋

刊登日期: 
2021.10.22
主曆: 
常年期第三十主日

10月10日主日,在聖本篤堂參與9時彌撒。彌撒開始前,已經盤算彌撒後是否上二樓看看教區青年節的活動,還未下決定。彌撒到了信友禱文,神父突然起身說話:今天不唸信友禱文,而是請每位在座的教友,抄寫一節聖詠作為禱文;每人的章節不同,大家合起來的,就是成為一篇篇手抄的經文。大家抄到尾段時,神父再說:請大家彌撒後,把抄好的經文交到二樓的青年手上,順便參與青年節的活動。

非常漂亮的一著公關推廣,很好奇是誰想出來的點子,真的是人才,很希望他能為堂區甚或教區,多出謀獻策。

漂亮在於: 

(一)親民的切入點:星期天哪裡最多天主教徒?當然是堂區聖堂內,因為熱心的教友都會參與主日彌撒。因此,要搵人參與活動,無法不把焦點放在禮儀活動上,而設計的活動,又能與信友禱文的團體意向扣連起來,這種順理成章,即使是在彌撒裡突發的活動,教友也沒有抗拒,正是它與禮儀與聖經結合起來的熟悉感了。

作者: 
丘建峰

【神學生·活】從紅豆羹到感恩祭

刊登日期: 
2021.10.15
主曆: 
常年期第廿九主日

「相機先吃」是生活常態吧!科技進步為人類的生活帶來方便,好像現時的智能電話,兼備強悍的拍攝功能,當食物端上枱時,大家一窩蜂先拍個不亦樂乎。回想30年前筆者當婚宴攝影師,從清晨7時開始隨迎親團出發, 一直拍攝到晚上11時多散席,筋疲力盡,飢腸轆轆,只渴望還有客人剩下的紅豆沙可以充飢,可惜也被急於下班的侍應生收了,因此,令我產生一種對紅豆沙的特別偏愛。

舊約聖經裡的人物厄撒烏也是在極度飢餓疲乏的情況下,對一碗紅紅的扁豆垂涎欲滴,甚至不惜把自己長子的名分用來交換這碗扁豆羹。長子名份為當時猶太人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可以得到父親臨終的祝福,成為一家之主,並獲得雙份的產業,更被尊為家族的司祭。厄撒烏只因一點肉性的渴望,竟然輕易把繼承權放棄了,是一項無可彌補的損失。這比喻信友若貪戀世俗,將全部精力盲目追求不屬於自己的功名利祿,而出賣了基督徒的身份,就有如放棄了天國的繼承權,將會被棄絕。

作者: 
林偉基

【神學生·活】想像二十年後

刊登日期: 
2021.09.24
主曆: 
常年期第廿六主日

談主日學要讓孩子去玩,讓他們自由自在地形成團體,不少教友在同意之餘,還表示很難做到、做好。有朋友反映:不教道理,讓孩子玩集體遊戲,他們根本不願意動,結果還是要上課。

堂區更新不容易,正在於它要革新的不僅是形式,更是一些根深蒂固的想法,以及由這些想法衍生出來的做法。主日學不再採取學校模式,多聚會多玩,可以由主任司鐸決定,但是,不用上課的形式,是否就不是上課呢? 

也許我們先要反思的是:主日學是否一個信仰團體呢?上課是形式,即使是信仰團體,同樣可以是有人在教導知識,特別是團體裡有懂神學,又或資深教友,由他們教授一二,其他成員同樣會受落,不會因此覺得自己是學生。

主日學以上課的形式體現了上課的精神,團體不成團體,真的變了一個類近學習班的狀況,方是問題之所在。把上課這形式撤掉,如果找不回團體的精神,同樣難以達到主日學的真正目的。

作者: 
丘建峰

【神學生·活】聖言與世俗的張力

刊登日期: 
2021.09.17
主曆: 
常年期第廿五主日

創世紀有這樣的記載:「亞巴郎在貝爾舍巴栽了一株檉柳,在那裡呼求了上主,永恒天主的名。」(創廿一33)這是一段很少人留意的經文,最近從網上搜尋資料,發現當中很有意思,值得和大家分享。

亞巴郎在貝爾舍巴栽種了一棵檉柳,旁邊有一口井,這是非常乾旱的地方,村民視水井非常珍貴。 當我從網上看到檉柳和一口井並存的照片,感覺非常震撼。 原來在古代世界這兩樣物種是不可能放在一起的,因兩者是一個矛盾或一個對立。檉柳本身是一種吸水力特強的植物,一棵成年的柳樹每天可以吸去200 加侖水,而且種子隨風飄揚、繁殖力強,試問在正常情況下又怎會種植檉柳在水井旁呢? 仔細咀嚼,其實這兩樣物種代表著一種張力,是現實的生活與天主聖言常有落差,彼此形成一種張力: 

某人被同事或朋友惡意中傷或攻擊;耶穌卻教導:「你們當愛你們的仇人,當為迫害你們的人祈禱。」(瑪五44) 

作者: 
劉淑愉

【神學生·活】「來跟隨我吧!」

刊登日期: 
2021.08.27
主曆: 
常年期第廿二主日

工作忙得應接不暇,疲於奔命地應付;突然得悉家中水管爆裂,狼狽的趕回家去收拾殘局。同時致電相熟的師傅過來協助,因為多年來都是僱用同一位技師,大家產生互信成為朋友,維修費用及成效都有保證。由於他常到我家,看到我家中擺設的聖像和掛在牆上的十字架,就和我聊起信仰的問題。

因為小時候在天主教學校唸書,他也相信世界上有一位真神,遇到困難偶然也會祈禱。我順水推舟邀請他參加慕道課程,進一步有系統地認識信仰,他日可以領洗成為天主的子女。他也認同,但推卻現在忙於工作和生活所需,待他退休之後有空閒才學習道理。

他的心態和我很多朋友一樣,把接受救恩的事本末倒置。正如有同事知道我在公司有一個午間靈修聚會,每星期用一次午飯時間一起祈禱、唸玫瑰經或聖言誦讀等,非常欣賞佩服我們的信德。但當我們邀請他時,總是找很多藉口推卻了。

作者: 
林偉基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