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社論

【社論】交談與自省

中國國力日盛, 引起國際輿論的關注, 澳洲位處亞太區,不在歐美西方國家之列,它與中國的交往有一定的參考價值。最近澳洲輿論便廣泛引述當地外交貿易部秘書長孫芳安(Frances Adamson)於阿得萊德大學孔子學院的一番話。她指出中國留學生當融入澳洲的教育制度,而非盲目譴責或無視。

孫芳安強調:「我們看到許多不恰當的影響與干預。」她呼籲學生繼續堅持他們所相信的價值,更要致力維護澳洲人的身份。

有輿論指出, 北京於過去七、八年努力把中國文化與價值延伸到世界各地,而中央宣傳部部長劉雲山說過,那些擁有過人溝通技巧、強大溝通能力,以及其所承傳的文化價值流傳廣遠的人,可以有效地影響全世界。

孫芳安稱這些干預為濫用言論自由,即吹捧自己愛聽的說話以維護身份及其價值系統。她向學生說:「(你們要)如阿得萊德大學創辦人所曾作的,對於不可容忍的事,須與之絕緣。」

澳洲前駐華大使菲茲杰拉德(Stephen Fitzgerald)此前曾指當提防中國無遠弗屆的影響, 這包括透過操縱學生團體,向持不同政見的澳洲人施壓;借財政手段、傳媒及政治捐獻去操控學術。澳洲國會亦意識到這種潛移默化式影響正以史無前例的規模推展,以推銷中國的計劃。

北京「一帶一路」計劃早想招攬各政治商業巨頭參與投資; 但孫芳安以鄰近地區經驗為例, 忠告有關方面須務必小心。

澳洲財政部長鮑恩(C h r i s Bowen)指出,這些國家清楚明白這些援助並不純粹──對斯里蘭卡最初的軍事支援演變成十多年後的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計劃,而漢班托塔港的控制權已於今年賣給中國。

那些失業問題嚴重的國家因著中國曾承諾提供八萬個職位空缺,大多踴躍參與相關計劃,最後卻大失所望。

當一國要員如此高調、公開地向不同國籍的學生發言,是要讓國外的人也明白一些道理。孫芳安致力揭開北京意圖的同時, 她亦提醒學生須獨立思考,提防只著眼於小利會失去甚麼。

回說孫芳安在阿得萊德大學的那番話,她說中國留學生與澳洲人民的交往難免會感受到雙方的差異,當中需要持守互相尊重和開放的態度。近年教會與中國交談時的取態備受輿論關注。查歷史上不少來華傳教士,都是不卑不亢地與中國善意交談的楷模,成為許多人對當前交談局面一種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