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曆 20160918 日 第 3787 期

 


溫州朱維方主教安息
享年八十九歲兩度入獄

享年八十九歲兩度入獄
刊登日期: 
2016.09.16
作者: 

(天亞社訊)中國浙江省溫州教區朱維方主教於九月七日凌晨因病去世,享年八十九歲。
朱主教的葬禮於九月十三日舉行,目前遺體安放在永嘉堂區在小山坡上的馬嶴天主堂供教友瞻仰。有神父於禮儀前指出,「需要憑公安發的證件才能上去」。
他續說, 為了限制人數,「上山上的教堂需要公安的通行證,並只能在特定的時間,規定的人數範圍內才可以」。
屬於「公開」教會團體的朱主教離世後,管理溫州教區「地下」團體的邵祝敏助理主教,按教會法自動繼任為正權主教。
有教會消息人士對天亞社說,朱主教在一個多月前已因病住院療養,在八月下旬更患了感冒,令肺部感染,需要住進加護病房。在朱主教身體狀況轉差之際, 邵主教、秘書長姜溯念神父及至少有一位神父於一週前,已經「被旅遊」。
除了官方的相應行動, 公開教會團體也早已作出準備。
朱主教於今年三月的聖油彌撒中,宣布自己「退居二線」,同時指派教區副主教麻顯士神父作為自己的全權代表,並任命他為教區參議會的召集人;又於八月八日,聯同以主教代表身份的麻神父簽發了部份堂區神父的調動安排。
消息人士相信, 因著政府的壓力,邵主教也管不了公開教會的事情。不過他認為政府的壓力還是外在因素, 「如果邵主教能體諒『地上』的處境, 合理的引導, 我相信大家都會聽命」。
他又說, 溫州不可能再祝聖一位主教,但之後也不知道會有甚麼安排,「所以,接下來地上教會面臨問題比較大」。
中 梵談判或添變數
這是繼福建省閩東教區黃守誠主教於七月三十日去世後,中國教會在不到兩個月內,迎來另一位主教離開的消息。
隨著屬於地下團體的黃主教的逝世,郭希錦助理主教也同樣自動繼任為正權主教。
然而,閩東教區同時有一位不獲教廷承認的非法主教詹思祿。
雖然教宗方濟各有意在慈悲禧年寬免八位非法主教,但獲政府支持的詹主教怎樣安排,成了中梵談判需要解決的問題。
據《路透社》的報導, 梵方希望所有非法主教在寬免後能離開教區。但有消息人士向天亞社指出,從統戰部部長孫春蘭六月到福建調研時,到閩東探訪詹主教, 相信當局不會輕易同意。
如今,溫州教區邵主教也是不獲政府承認的牧者, 或許為今年以來次數加密的中梵談判增添變 數。
朱維方主教生平
朱主教一九二七年於溫州市永嘉縣暘嶴村出生, 因受家庭及教會信仰氛圍影響, 萌發了修道念頭, 於十三歲離家進入寧波增爵小修院。
由於時局動盪,曾就讀寧波、嘉興、福州等地的大修院,最後於五五年七月在上海徐家匯聖母無玷聖心神學院畢業。但朱主教是提前了於五四年十月六日在上海徐家匯接受鐸職。
在五五年畢業後,當時的朱神父到平陽錢庫天主堂協助牧靈福傳工作,但因政治氣氛緊張,僅四個月便不得不離開。
直至同年十一月, 朱神父首次被捕,七一年才獲釋,作為四類分子在家鄉繼續接受「改造」。其後於八二年復活節再度被捕入獄,直至八八年才獲釋。
朱主教曾遺憾地表示: 「兩次坐監是他整個牧靈生涯中的兩大塊留白。」
據溫州教區網站的報導,在這兩次坐監之外的時間裡,朱主教堅持著牧靈傳教工作,在溫州市區先後成立了六十個學習班。在蒼南平陽和王益駿副主教一起「苦幹猛幹」,為今天蒼平兩地教務的興盛打下了良好基礎。
在那段歲月裡,他每當到金堡山上舉行彌撒時,教友們就一路放哨直到山腳, 得到神長的牧養,也堅固了信德。以後,提到金堡山, 朱主教總是詼諧的稱之為: 「我的『革命』根據地。」
朱主教於二○ ○ 九年一月二十日接受秘密祝聖為主教,並於翌年十二月廿三日,舉行公開就職典禮。
近年, 浙江省當局以「三改一拆」之名,拆除基督教及天主教堂的堂頂十字架,朱主教於二○一五年七月,帶領神父前往政府部門抗議。
溫州教區已在七日晚上舉行了一個守夜祈禱禮, 之後從八日開始,每天分時段有四個不同堂區在靈堂舉行彌撒,各堂區的教友分會也批上山瞻仰主教遺容及祈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