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曆 20170423 日 復活期第二主日 第 3818 期

【社論】沉浸於復活奧跡中

復活奧跡的高峰慶典剛完結, 但復活慶期仍繼續。

復活節禮儀蘊含著許多信息,在準備聖週的四旬期讀經中比比皆是,其中兩個事跡是耶穌使死去的拉匝祿復活,以及治愈一個先天失明的人。

兩個故事都隱含著挑戰的意味──我們都像拉匝祿一樣受到考驗,須容讓他人解開我們,使我們脫離偏見、舒適區和自我中心;我們也像那個先天失明的人一樣,需要睜開眼睛好能看到飽受痛苦磨難的人,不要如瞎眼般對別人的遭遇視若無睹。

在復活慶典期間參加所有禮儀,反省人們對耶穌所做的可怕事情,譴責猶太經師和羅馬統治者在基督受難過程中的暴行,為我們來說並不難做到;可是,我們忘卻了自己應擔當的一份。

正如於電影《沉默》中, 當耶穌會士羅德里格斯神父(Sebastien Rodrigues)沉思著基督畫像如何被踐踏的時候,天主終於用他聽得懂的語言說:「我就是為了被人踐踏才降生在這個世界,我就是為了分擔人的痛苦才背負我的十字架。」

這就是復活節禮儀召叫我們追隨的基督,祂要我們藉著分擔近人的痛苦,背負我們的十字架──這種矛盾與兩難才是我們活出復活奧跡的方式。

香港是個高度現代化城市, 能夠填海造陸、興建跨海大橋和海底隧道,讓鐵路載著旅客到達不同目的地;香港能夠建造高聳入雲的高樓大廈,還有金碧輝煌的購物商場,為我們提供全球最上乘的衣服、珠寶和製品。

可是, 香港雖然是全球人均收入最高的地方之一,但也是全球貧富懸殊最嚴重地區中的一員,相當多的香港人要為棲身之所和一日三餐營營役役。

復活奧跡促使我們反省社會的優次──這個社會有能力讓人一個箭步跨越遼闊的海洋,卻找不出方法為市民提供合理的生活水平。

在教會內, 明愛致力將這許許多多掙扎求生、被排拒於社會邊緣人士的處境揭露出來,這些人因著某些緣故或沒有棲身之所、遭遇家庭暴力、濫用藥物; 或酗酒、身體或精神上患病;或家庭破裂,但他們無法從這經濟體系中得到支援。

明愛於二○一四年一個研討會中指出,在我們這個社會裡漸漸出現了一種新形式的貧窮,那就是無處棲身,因為無處容身使人不能掌握或者獲得發展社交關係的空間。

復活節不僅召叫我們反省基督的苦難,也召叫我們把祂的苦難與他人的苦難聯繫一起;因為,基督就是為了這些人的苦難才來到世上背負祂的十字架。

我們不斷地爭取社會公義, 而社會公義正正始於我們破除自己的無知與偏見,張開緊閉的眼睛。

這時,我們方能看見四周的事物,並樂意分擔其中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