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曆 20180624 日 聖若翰洗者誕辰 第 3879 期

【義筆容辭】過正常的日子有多艱難

作者: 
集思
刊登日期: 
2018.06.22

 

二○一五年七月九日起,中國政府當局在全國大舉抓捕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事件被外界稱為「709大抓捕」。隨著這些人受審、判刑、一些人獲釋,事件表面上稍為平靜,但其實另一波打壓卻在開始。在最近八個月內,全國至少有十七名律師和三間律師事務所, 被吊銷或註銷執業證。

另一方面, 一些獲釋的維權律師,也反映他們在關押期間所受到的不人道對待,包括被強制吃藥。而在大部份人已被判刑、獲釋或仍被監禁時, 維權律師王全璋仍音訊全無,成為被捕者中生死未卜的最後一人。

在今年香港的六四燭光晚會上,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透過錄像, 感激香港人對「709」的關注,並為丈夫作呼籲。自從丈夫被捕後, 李文足就和其他維權律師的妻子一樣,為了營救丈夫, 四處奔走。在這三年間, 她曾到不同單位投訴不下幾百次。單是到最高司法機關提訴,控告當局違法不讓王全璋會見律師,就有二十八次之多,但全不獲受理,反而被侵犯了權益的她多次被帶到派出所去。

王全璋被抓時,兒子泉泉只有兩歲半。雖然在懵懂的年紀,但沒有影響他對父親的思念。泉泉想念爸爸,在飯前祈禱時, 也不忘用童稚的聲音,求主耶穌讓爸爸快點回家。雖云禍不及妻兒, 但在中國,災難可株連到小孩身上。學校在國保的威嚇下, 泉泉被幼兒園收錄後,又被退學,失去了讀書的權利。

這段日子,泉泉和母親李文足承受不少打壓, 包括被軟禁、被逼遷、被威嚇。國保甚至在他們家樓下租了房子,又在他們家門外安裝監控鏡頭,方便二十四小時監控他們。李文足出外買菜,門口常坐著國保。所以,少少年紀的泉泉也能警覺到有沒有國保跟蹤著他們,承受著與他年紀不相符的沉重。

由於申訴無門, 在王全璋被捕後失蹤近千日的日子,李文足於今年四月發起「千里尋夫」,從北京徒步行到天津,要求當局依法處理丈夫的案件。但甫踏進天津,她們一行人便被強行帶回北京,李文足更一度遭軟禁在家。

在艱難的歲月, 支撐著這些妻子的,是對親人的愛及為了家庭的團聚。李文足曾說: 「全璋是為了別人,他為了別人都可以不顧安危,我為了自己的丈夫站出來救他,還不是做人、做妻子的本份嗎?!⋯⋯我們確實不是神, 但我們是人啊。」

王全璋一直勇於代理敏感的案件,他曾在給父母的信中寫﹕「我從來沒有把父母帶給我的誠實、善良、正直這些品質放棄掉,多年來,我也是按照這些原則尋找我的生活。儘管常常深處某種絕望之中,也從未放棄對美好未來的想像。」

王全璋勇敢地奉獻自己給其他被侵犯了權利、剝奪了尊嚴的人,願天主祝福他們一家,聆聽到泉泉幼小心靈的祈禱。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www.hkjp.org

主曆: 
聖若翰洗者誕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