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曆 20181125 日 耶穌基督普世君王節 第 3901 期

【主日講道】黃葉地

耶穌基督普世君王節(乙年讀經) 

讀經一:達七 13-14   ∣   答唱:詠 93   ∣   讀經二:默一 5-8   ∣   福音:若十八 33-37


 

作者: 
黃錦文
刊登日期: 
2018.11.23

從多倫多市區乘車北上,沿途是起伏的山丘,山丘上是深秋的森林。

黃葉灑在綠草地上,一片淒清,想起了范仲淹名詞《蘇幕遮》的首兩句。雖然霧靄四伏,沒有碧雲天,秋色連接心湖,水波不興,波上寒煙翠。

血紅的楓霜,與常綠的喬木,形成鮮明的反差,黃葉,竭力調和二者的矛盾,三者恍惚在辯證黑格爾的正反合哲理。

黃葉,讓我想起中國古代皇帝的龍袍。

皇帝,是何等尊貴的名號!然而, 回憶的弦線,卻奏起哀樂。厚重的歷史典籍,隨著樂章起舞,翻開一頁又一頁的歷史劇本。皇帝,常是戲劇的主角。

想起了中外君王的「德性」。

紂王酒池肉林。秦始皇焚書坑儒。漢高祖濫殺功臣。隋陽帝大興土木勞役人民。唐玄宗安史之亂。成吉思汗遍殺歐亞。明思宗殺袁崇煥自毀長城。西方又如何?亞力山大帝以鮮血征服歐亞。羅馬皇帝尼祿焚城。皇帝龍袍上的血漬,在墨綠的歷史畫布上,鮮艷耀目,紅於眼前的楓葉。

血紅的秋霜,自歷史的舞台殞落, 乘風飄蕩,落在加爾瓦略山的十架上, 形成斑斑血痕。

本主日的福音,記載一位君王,曾被羅馬總督比拉多審訊。「你是猶太人的君王嗎?」君王回應總督:「我是君王。我為此而生…為給真理作證;」比拉多回問:「甚麼是真理?」不過,未曾等待耶穌回答,比拉多已離開。君王最終被判死刑。

世間的君王,無論是賢君或暴君, 都無比尊貴,出巡時千騎護駕,百官隨行。唯獨基督君王,最「尊貴」的時刻,不過是帶著幾個漁夫,乘坐驢駒「榮進」耶路撒冷。遍尋中外歷史,大概無法找到同等「尊貴」的君王,因為連廢帝宣統,退位前也享受過幾年尊榮。然而,幾天後,「榮進」聖城的君王,被釘死十字架上。

按世上的標準,基督大概是歷史上最不堪的君王。是的,降世的聖子,從來都沒有君臨天下的打算。他的血未流盡以前,沒有人認他為君王。聖言生於此世而不屬此世。為主耶穌,世界並非原鄉,只是羈旅。難道凡塵尊榮,能增加宇宙君王的榮耀? 

山園祈禱時,被猶達斯出賣,其餘門徒四散。身懸十架上,只有母親和幾位婦女,以及所愛的門徒相伴。信誓旦旦要與師傅一同赴死的伯多祿,神隱無蹤。可憐,是基督君王的榮冠。

然而,可憐的君王,卻以悲慘的死亡,徹底顛覆了生死的定義。羅馬時代,十字架是罪惡和懲罰的標記。所有被釘的罪犯,都是被迫服法。主耶穌山園祈禱時的內心掙扎,卻流露絕對的內在自由。一同被釘的左右二盜,惡貫滿盈,罪有應得。主耶穌未曾犯罪,卻背負整個世界的罪債,不單如此,當右盜懇求憐憫,主即恩賜永生。基督在十字架上,以鮮血重寫天人的盟約,將罪罰的標記十字架,轉化為憐憫、仁愛、服從的象徵。

基督君王以絕對的謙卑和服從, 交付了自己的生命,身懸天地之間,身上的鮮血流遍宇宙,化為霜紅,完成聖父的救恩計劃。聖父也為愛我們,交付了唯一的愛子,承受喪子之痛。基督君王的逾越奧蹟,是真實的象徵,顯露聖三極深的自我犧牲,流露絕對的愛和憐憫。天主以自身的苦難,賺取人類永恆的福樂。

從今以後,所有藉信、望、愛跟隨君王的門徒,都與師傅一同交付生命。當君王復活時,也和他一同凱旋,回歸永恆聖父。

•主日講道由慈幼會張心銳、道明會左旭華、香港教區黃君右和耶穌會黃錦文四位神父輪流執筆。

主曆: 
耶穌基督普世君王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