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曆 20121021 日 第 3583 期

【義筆容辭】返回自己的國家

Subtitle: 
作者: 
孔令瑜
刊登日期: 
2012.10.19

Shifa 是一位來自烏干達的非洲裔女士,早前因為襲警及兩度缺席返回警署報到,結果被判還柙。甘浩望神父在「佔領中環」期間認識 Shifa,於今年九月二十五日,他接到懲教署來電,指 Shifa 將轉往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在小欖見到她時,甘神父指 Shifa 面部像曾被火灼傷一樣,又紅又腫,眼睛睜不開。追問下得知她曾被大欖懲教處職員以胡椒噴霧「對付」,原因是她收起懲教署職員派給犯人食用的?包。她向甘神父指出,大欖懲教所七個職員將她關在一間房間內,兩人控制她的手,兩人控制她的腳,兩人按著她頭部,另一人在近距離向她施放胡椒噴霧,甚至掀起她的眼皮把噴霧直接噴到眼內。
兩天後,她被轉到小欖懲教所,期間一直沒有醫生或職員協助處理她的傷勢,只是給予止痛藥。直至甘神父前往探望時,甘神父向職員作出投訴,懲教處職員才答應作出「調查」,事件至今仍未有結論,甘神父指 Shifa 目前雙眼仍然疼痛,看書時眼睛會流淚水,擔心會因此而對眼睛造成傷害,他們曾要求眼科醫生處理,但未得到正面回應。
不少在「佔領中環」期間認識 Shifa 的朋友指出,Shifa 是一個活潑開朗的人,很喜歡說笑和唱歌,「記得有次談及她的身世,她問:為甚麼這是我的人生?來自烏干達流落香港、女人、黑人、單親母親、難民、無業。這個資本世界的種種矛盾,差不多全都體現於她的身上。」
Shifa 向記者指出,相信自己在懲教所的待遇,是因為她的背景和身世,亦是赤裸裸的種族歧視。她要求毛巾抹走胡椒,這樣卑微的一個要求,換來的卻是另一次胡椒噴霧的「酷刑」對待。
懲教署在十月七日作出書面回應,指由於指控嚴重,署方已即時安排驗傷。根據驗傷報告顯示,她包括面部在內並沒有傷痕。署方亦指派一名高級人員接見該在囚人士了解有關指控。Shifa 於九月二十二日被毆打,懲教署在十月七日才因為甘神父投訴和報章報導作出回應,不難想像獄中是否仍有不少無端被虐的人士,因缺乏「正確」的投訴渠道,而成為出氣袋?
報章最近亦報導一名台灣男子陳竹南,在懲教所內離奇死亡的事件。陳竹南被羈押荔枝角收押所不足兩天便暴斃,死者家屬其後發現他的遺體有多處傷痕,於是要求調查,死因研究庭目前正在審理案件。值得一提的,是兩名曾目睹懲教署職員毆打死者的巴基斯坦籍囚犯,因擔心發生在死者身上的事件重演,曾一度拒絕上庭作供。巴籍囚犯在庭上指出,他因此事向警方錄取證供後,被獨立囚禁,期間懲教人員亦曾用胡椒噴霧噴他,並向他拳打腳踢。
當傳媒就類似事件向懲教署作出查詢時,執法部門往往指事件屬個別個案,不會作出評論,但這些所謂的「個別個案」,都是一個一個活生生的人,懲教署的職員在懲教所內的行為,缺乏任何監管,他們一手執著權力,另一手握著胡椒噴霧,是否就可以肆無忌憚地向囚犯行刑?Shifa 只是收起剩下來的麵包,就被兩次施放胡椒噴霧;巴籍囚犯因向警方作供,亦遭職員毆打和被施以胡椒噴霧。我們質疑,執法部門究竟在保護的是哪些人的安穩生活,維持的是怎麼樣的治安,如何教化在獄中的囚犯?

Shifa 說職員不斷叫她「返回自己的國家」,是的,在自己的國家,她可能仍然要在戰火中流離浪蕩,想不到的是,這個號稱文明的國際大都會,執法人員仍然採用極不文明的暴力手法,去對待來自第三世界的兄弟姊妹。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www.hkjp.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