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曆 20150426 日 第 3714 期

水炮車是政治工具

Subtitle: 
作者: 
陳樹暉
刊登日期: 
2015.04.23

建制派最近力挺警隊購入水炮車,淡化水炮威力,更力推水炮的溫和形象。雖然香港人早就認為鍾樹根的言論只不過是「得啖笑」,但鍾的「濕吓身」論正是配合警隊設下的技術性圈套,與曾雄偉的「溫和論」不謀而合。水炮車真的只是關乎技術性的問題嗎?假如技術性問題得到解決,這就代表警隊可以引入水炮車嗎?問題不是這般簡單的。
水炮車背後所關乎的是政府與人民之間的關係,近年多國動用水炮都是用來處理社會的示威及集會,這表示人民不滿政府施政,繼而政府作出消極性的鎮壓和驅散,以武力解決社會爭議。水炮作為大範圍的非致命驅散武器,驅散目的就是恢復社會的「正常」秩序。故此引入水炮所涉及的,是一個政府如何看待及處理人民意見、反對聲音的態度和手段,絕非只是安全不安全這般簡單。
水炮車在民主國家亦引起極大爭議,水炮車的存在,一方面證明民主國家在政治及經濟體制上的不足,一方面代表民主精神在民主國家中未能完全彰顯,人民最終都要走上街頭。雖然西歐各國在執行民主制度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不足,但香港制度比西歐民主國家更為落後、封閉,以制度化解民意的機會微乎其微,而香港政府聯同建制卻清一色支持,又不容公眾討論,可見引入水炮車正是反映香港政體中的單元、獨裁的本質。購入水炮車,可反映一個政府處理民意的手段,也關乎社會整體,包括政府如何面對內在矛盾的態度,也涉及警民關係問題,可見水炮車只是社會矛盾和關係的表象,背後的政治意義卻是深遠而內在。水炮一事,千萬不要走入警隊設下的技術性的圈套,不能忽略其政治性的意義。雖然水炮車的確是民主國家現存的警察配備,但不代表水炮並無爭議,它也被西歐社會認定為「獨裁的工具」而非「民主的工具」,更是獨裁者的幫兇,以倫敦去年引入三台二手德國水炮車爭論為例,雖然市長約翰遜得到首相卡梅倫的支持,但社會就水炮的爭議仍然不斷,內閣之內也無一致定案,副首相 克萊格質疑成效的同時,指出水炮有違倫敦市的警察傳統,造成與人民對立的氣氛。
正是因為涉及極大的社會爭議,購入水炮車應得到長時間的社會討論。然而,香港警隊事前未有任何先兆就立刻把握財政預算的機會,以整體警隊開支掩飾個別申請的方式引入水炮車。如此鼠輩之行,不難估計警隊「搏大霧」的心態,目的就是避過經由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審批申請的正當程序,省去立會就申請進行辯論、公眾討論的過程。除了上述有關政治性的討論需時之外,我們不要忘記剛在半年前開始的「雨傘運動」中有關警方濫權的問題,警隊現正進行內部檢討,可反映警方經歷雨傘後的警民關係和執法檢討,是極為重要的政治文件,預期內部也極具爭議。種種的問題未檢討,就想繞過立法會和公眾的討論和監察,實在是要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