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愛家庭服務

【明愛】戒賭是口號?!

認識蘇生蘇太(化名)已有一年的時間,這對年輕夫婦結婚近十年,但這十年的經歷,如在催迫他們急速地成長,夫婦笑言心態已步入中年,身心也疲憊, 慨嘆經歷催人老。夫婦各有穩定的工作,丈夫是公司內的明日之星,職位一級一級地向上爬,前途無限。二人育有兩名乖巧的女兒,就在長女出生前,得到家人的協助而成功置業。輔導員明白在外人眼中,蘇生蘇太年紀輕輕便可過著穩定的生活,確是羨煞旁人。但又有誰會想到,因為「賭博」這兩個字,讓這個家庭一直承受著不為外人道的苦澀生活? 

探討蘇生的賭博之路,知道他在大學時代已開始參與足球賭博,因自認有小聰明及喜愛踢足球,深信自己能掌握球隊的戰術,只要精明地作賽前分析便可以增加贏波的機會,更認為經過認真鑽研足球資料後可有八成的贏錢機會。這些錯誤理解以及坊間常出現的假資訊(贏錢貼士),造就了蘇生對贏錢信心的假象,即使是輸錢、欠債時也未有撲熄贏錢的慾望。當太太認清了蘇生確實是有賭博沉溺行為後,即要求丈夫接受戒賭輔導服務。

【明愛】走進親密關係 看見內心不安

「我與另一半鬧交,我們正在冷戰中,我很擔心他真的會與我分手,我應該怎樣做?」阿思(化名),一位20多歲的少女, 致電明愛向晴軒飛越愛情輔導服務尋求協助。她一邊哭泣一邊顫抖地訴說著她與男朋友的關係。她說,這已不是第一次發生衝突,她感到很無助,不知道應如何處理他們的相處問題。

阿思的父母在她小時候便已離婚,父親因外遇而離開,直接放棄阿思的撫養權。母親也因為離婚事情大受打擊,將情緒發洩在阿思身上,曾經將阿思趕出家門。

【明愛】愛,可以在疫情下持續

「停課」、「網課」、「復課」⋯⋯是這一年的學校生活的寫照,對父母和莘莘學子一點都不會感到陌生。

筆者因為工作關係時常接觸到年青人和父母,他們有著不同的故事,在這多變的疫情下,有甚麼可以令家庭能同心面對從未遇見的挑戰呢? 

在停課期間,一位憂心忡忡的母親向筆者求助,她發現就讀中二的兒子長時間留在房間內機不離手,父母有時看到兒子玩手機時,就會指責兒子,此舉令兒子覺得無自由、不信任,大家爭吵就多了。

每次吵架完,父母很後悔對兒子說出傷害的話,並為此感到痛心。每當父母看見子女長時間玩手機,就很容易認為子女是「網絡成癮」。但事實果真是如此? 

筆者認為沉迷打機的成因有很多,包括個人性格、心理和社會等因素。我們要先從年青人的角度多理解。據筆者的觀察,在疫情下年青人面對不少生活上和學習上的轉變。

【明愛】重拾情緒之力:讓男士重新認識自己

雖然每個人都有情緒,但相信大家也留意到,傳統上男士較少表達自己的情感,有的會說男士本來就沒有情緒,有的會說男士都患有情緒便秘。那為甚麼女士傾向表達,男士傾向隱藏呢?本文將以明愛男士成長中心的小組經驗,藉此更了解男士的世界。 

男士對情緒止步,往往和他在社會上所扮演的角色有關。男士在社會上扮演成功、事業有成、理性及具領導能力等角色。而這個社會上的角色會產生限制情緒表達的特色,例如當他們說要求自己一定要在事業上表現成功的時候,便容易出現以下常見的想法及表現:不能犯錯,不能失敗,不可驚慌等。但有時男士並非想刻意隱藏情緒,而是因角色的限制而學會隱藏情緒。

【明愛】醒覺.放下

綁得愈緊 反抗愈大

初見兆曦(化名)時,她一股腦兒將大女兒吸毒的困擾說出來。她表示女兒十多歲開始吸食氯胺酮(K仔),十年的吸毒生涯令兆曦感到提心吊膽,亦將自己整個人的焦點放在女兒身上。「我驚佢食到失晒控,怕佢被警察拉,仲驚佢食到冇咗條命。每日望住佢幾時返嚟,返嚟後我會搜佢身。」她自言當時的精神陷入歇斯底里狀態中,每天與女兒大吵大駡。女兒在兆曦高強度的監控下亦透不過氣來,在回家前會吸食更多毒品,目的是讓自己在神智不清的狀態下可以無視母親的監控,母女關係長期處於繃緊狀態之中。

梳理感受 覺察互累的影響

透過輔導服務,兆曦盡情傾訴,將多年來抑壓的負面情緒慢慢釋放出來,社工協助她重新檢視自己的成長經歷如何影響她與女兒相處的模式,她醒覺到自己與女兒處在「愈管得佢緊,佢愈要逃走亦愈食得離譜」的惡性循環之中,自己情緒極易受女兒剌激,亦因不停地照顧女兒而失去了自己。

【明愛】傷痛.不相傳

阿心(化名),一位40來歲的媽媽,前來「心命種籽——心靈創傷社區支援計劃」尋求輔導。她說,她無法體諒及擁抱自己的孩子。細聽她的故事,原來當阿心還是小孩的時候,父親因為外遇跟母親終日吵架,但母親不願就此離婚。

然而,母親開始在阿心面前不斷數說父親的不是,同時對她抱有極高的要求及期望,不容許她有一點犯錯,最令阿心難受的是,母親對妹妹卻從沒有相同要求,只因母親希望阿心長大後能夠成為明白她,理解她及照顧她的孩子。

【明愛】你們在溝通嗎?

不少婚姻個案中,常會聽到「佢都唔明白我」、「我同佢溝通唔到」。明明大家都不是外星人,為何夫婦間的溝通總是充滿著對牛彈琴的無奈!究竟如何「溝」才能「通」呢?溝通就如兩條來自不同源頭的河水相匯融合而通連。夫婦二人帶著不同的想法及感覺,要達致交流相通,並不單是話語內容的傳遞,更重要是內容背後蘊含的情感相連。

很多時候,我們都假設對方「應該」很了解我們的需要,亦「應該」知道如何回應我們最恰當。可是,我們一直只是向對方表達情緒,卻從來沒有告知對方我們真正的需要,便以為正在溝通了。曾有一位太太跟我分享,她忙碌時會希望丈夫給她一點支持及關心,於是她跟丈夫說「替我倒杯水」。丈夫很不情願地倒了一杯水,放在書桌上便走開了。雖然太太真的收到一杯水,可惜卻沒有收到她期望的關心及支持,同時丈夫亦很沒趣地感覺被老闆命令一樣。說話的內容達到了,但看來二人的情感並未有接通,這過程沒有把他們拉近,反而讓他們距離更遠。

【明愛】從「不作聲」到「樂於交流」

「我九歲的兒子原本很愛說話,但因為一些不愉快的經驗,變得害怕與別人溝通。情況持續了一年多,直至他見了一位遊戲治療師,才得以改善。遊戲治療師不僅約見我的兒子,還讓我及丈夫參與當中兩節的治療。在過程中,我們看到遊戲治療師很有耐性地陪同兒子自主地選擇玩具,他們的互動,讓兒子抒發了內心的感受及不快,這些都是我們沒有察覺,亦沒有作出適當的回應。現在,兒子已經回復樂於與人溝通,而我和丈夫也學懂與兒子在空閒的時間進行一些親子遊戲,這不僅讓我們的關係更加親密,亦讓我們可以更快發現兒子出現問題時,而加以補救。」

以上是一位讓兒子參與了遊戲治療後的母親回應,你會覺得不可思議嗎?遊戲真的有這麼大的威力?「我和子女也有遊戲時間,但他們只會發脾氣,問題卻沒有改善。」

「要了解一個人,觀察他玩一個小時的遊戲,勝過和他談一年話。」——古哲學家.柏拉圖。 

【明愛】「疫」風起航—— 青年戒毒中心的奮鬥故事

2020年新冠肺炎在全球蔓延,對全港每一個人也有著不少影響。對於期望戒除吸毒陋習的年青人,同樣帶來一份前所未有的衝擊。

阿 Roy 今年33歲,因吸食冰毒在2019年再次入住明愛黃耀南中心,因疫情令他在訓練中多了一份新的體會。

「疫境」告訴我內心堅強

在2019年10月社工挑選我參加一個叫「背包跑」的活動,我當時成績未如理想。回中心後,我一直告訴自己,要不斷鍛鍊,下次在比賽中,再挑戰改善成績。好境不常,自那次比賽後,疫情在港蔓延,當時每一個比賽也需要延期或取消。最初我一直努力訓練,是希望用成績告訴全世界,我已經在改變及進步。當時,我十分失望,但時間的沈澱和朋友的鼓勵,令我慢慢體會到,鍛鍊不單只是為了結果,而是為戰勝及改變以往的自己。跑步慢慢成為了我的習慣,就算沒有比賽作目標,沒有朋友的陪伴,沒有好天氣的配合,我也會堅持隔天跑步。現疫情開始放緩,我最新的目標是參加大型馬拉松比賽中的半馬賽事。

【明愛】心靈綠洲:園藝治療小組的點滴回憶

根據「美國園藝治療協會」的定義,園藝治療(Horticultural Therapy)是透過園藝活動,如花卉及蔬果種植、乾花手工藝、治療性園景設計等,使參加者獲得社交、情緒、身體、認知、精神及創意方面的好處。活動使人與自然界、植物間產生心靈對話。

在園藝治療小組,不少組員向我說:「我種乜死乜㗎 !」白白付上心機和時間。很多參加者在學習種植過程,都感到沮喪及失望。

這時候,我會告訴組員:我們要檢討失敗原因,屢敗屢試,總會成功。植物最需要陽光、空氣、水份,還要愛心和耐性去培育,就像在管教子女方面,也同樣需要這份堅持吧! 

Pages